宋淑云一张脸拉的老长。

  “我为什么在这,还不是余舟!”

  说着她打开了门锁,走了进去。

  厨房里收拾的十分干净。

  宋淑云在一边洗干净了手,掀开了发面的盆,从里面揪出了一块面,甩在一边的案板上揉了起来。

  章丘帘见此赶忙说道“余舟练武饭量大,你得多准备点,今天晚饭的量准备就不太合适!”

  宋淑云不高兴的把面甩在案板上,一言不发的把盆里的面都倒了上去,切了些青菜和几块腊肉,和在了里面,随意的揉了两下,切成了小块,便把这些面都上锅蒸了起来。

  这种类似蒸点心的做法是宋淑云最擅长的!

  除了味道好以外,还能让她减少和毒药的接触。

  很快,一大锅的团子就蒸好了,一开锅就香气扑鼻。

  宋淑云用筷子把它们一个一个夹进了碗里,沉默的递给了章丘帘。

  自己则开始添水刷锅。

  站在这里看了半天热闹的监工大人章丘帘赶紧端着东西离开,连看都没看一个人忙活的宋淑云。

  等她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宋淑云赶紧给自己的手仔仔细细的洗了好多遍,甚至连胰皂都用来两遍。

  确定洗的干净了,她才从厨房那边离开,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面。

  第二天一早,宋淑云早早就起来做好了饭菜。

  章丘帘和余舟两人神采奕奕,早饭吃的也比平常多了不少。

  吃过了早饭,余舟要送两个孩子去演武场,宋淑云有心想劝,但说到一半就被余舟打断了。

  两个孩子又被强制送去了演武场。

  不一会章丘帘也离开了家,继续打听莺莺的事情,莺莺的行踪,她最近有了些眉目,毕竟这人只要还没出城,早晚是要留下痕迹的!

  带他们全都离开,宋淑云又在厨房里收拾东西,收拾好了一切,她便离开了余家,到了演武场附近。

  演武场上,不少和余家两个孩子同龄的孩子正在练武,余庭和余庄跟两个小傻子一样背对着这些人面壁站在一边。

  演武场的师父们一个一个的都像是怕他俩偷学一样,死命的盯着两人,眉头皱的紧紧的。

  他们这段时间用了不少手段,都没能让两个孩子不来,心中多少也有些挫败。

  余家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章丘帘虽然试图扭转着余家的形象,但有心之人大致也都猜到了个中原委。

  两个孩子是好孩子,但是家里的事情太乱,以后的发展到哪一步谁都说不好,这里不兴有教无类的说法,他们眼中的人都是分三六九等的。

  尤其是演武场这样的地方,最注重的就是徒弟的名声。

  以前他们还想着余家的事情了了,还是有可能让两人回来的,但余家到现在也没个像样的大人出面,每天就把孩子往这一扔,跟谁欠他们一样,谁还能要这样的徒弟!

  几位师父的不喜欢,自然影响了演武场之中的所有孩子,两人受到的欺压和排挤也越来越强烈。

  大人们心中明了,却也不阻止,甚至还觉得要是能通过这样的手段把他们赶走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快穿之守灯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薰衣草草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薰衣草草包并收藏快穿之守灯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