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丘帘这话放在平时说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在现在这样的场合,加上她现在的表情,就有些其它的意味在里面了!

  她言辞之中有些警告和有恃无恐的意思在里面,让万家人的心中都有些难受。

  章丘帘现在这样显然是不准备要脸面了!

  其中万父一个性格有些暴躁的徒弟直接就跳了出来,指着章丘帘和余舟说道“怎么着!就你们这破落的家门,还能请我们吃个饭嘛?”

  万父听这人说话太过难听,当时便出面喝止,不过还是晚了一步,让他把话给秃噜出去了!

  章丘帘眼神阴狠,但余舟这时候却是一脸的颓废,这就是自信爆棚的废物被人戳破了伪装之后的样子,宋淑云估计这人没点别的刺激,就是又要借酒消愁了。

  万父扶着宋淑云站起身来,看了看附近看热闹的人群,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在刚才看见宋淑云的时候,确实想和余舟母子拼命的,毕竟那时候宋淑云看起来跟要死了一样,作为一个父亲,什么都不做心里实在憋屈。

  但现在不同了,现在宋淑云的身体状态他大约明了,眼下最着急的事情就不再是打两人一顿那么简单了!

  他这么大年纪了,早就知道冲动不顶事情,现在最重要的是不和这些人纠缠,先把女儿带走,了解一切以后再做打算。

  万父挡在两人身前,万母扶着宋淑云领着两个孩子站在他的身后,万家其余的人也站在周围,和余家母子遥遥对峙。

  “饭就不吃了,你们余家的饭,我女儿嫁过来十几年还没吃明白,我一个糟老头子,牙口不好,想来也是无福消受,不过余舟和钰瑶两人之间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掰扯明白的,我们也是知道!”

  “今日我万某人不远万里前来探望我的女儿,总要和她小叙几日方才合适……”

  “你们余家如今遭逢变故,我们也不在这给你们添麻烦了,这就带着女儿先行离开,有什么事情,咱们过两日再谈吧!”

  说完有对着身边的路人拱了拱手。

  “今日万某人唐突,初到此地便闹了个笑话给大家看,实在歉疚,无以明内,只望大家大家海涵海涵……”

  附近看热闹的人都有些冷漠,不然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给宋淑云说过一句话了!

  见这些人还是那样,没什么反应,万父也没半点不好意思,带着宋淑云和两个孩子就要离开。

  正在这时,在一边站着许久没说话的章丘帘开口了。

  “等会儿!”

  万父转头看她。

  “万钰瑶是你们的女儿,你们说要叙旧可以带走,但我余家的两个孩子你得给我留下!”

  万父笑意盈盈,因为摸不准身边这些路人的心思,担忧自己引起众怒,万父才一直压制到了现在,却没想过章丘帘竟然这么强势,摆明了就要现在撕破脸!

  “亲家,怎么,我这两个外孙从出生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带过去稀罕两日怎么了?怎么?你们余家的规矩是外公到了外孙不上门请安问候嘛?”

  章丘帘丝毫不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快穿之守灯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薰衣草草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薰衣草草包并收藏快穿之守灯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