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得那般狂妄。

  “若不是你那没用的娘亲走得那么早,就应该抓住你娘亲,然后逼迫你父亲交出魅蛊,可是啧啧啧——也不知道你那娘亲,究竟是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竟然能让那大炎的君上,还有你的父亲,同时为她着迷到了这种地步。”

  “先祖,小歌儿是个很好的人,你不能这样说她。”

  黑衣女子的表情突然变得柔软,语气也是温柔至极,这与她前后,简直是鲜明的对比。

  “蕊儿,你便看着吧,这个时代,该是我南家的世界了。哈哈哈哈——”

  “先祖,你答应过我的,我带你来魅林,你不伤害歌儿的孩子,只找回属于我们南家的东西,你不可反悔。”

  “蕊儿,你太聒噪了,这一段时间,你就不必再出来了。”

  随即,那黑衣女子又变得没有一丝表情,你看,明明是同一个人,这前后的差距,竟然能够这么大。

  “你抓了我也没用,在我父亲眼里,我便是个不重要的人,威胁不到他。”

  凤苓瞳在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在隐隐作痛,若是父亲疼爱她,这么多年来,不可能一次面都不来见自己。

  “你父亲打这天下,可都是为了你。”

  “你不要胡说八道!”

  黑衣女子也不想在与这五岁多的女童废话,出手快如闪电,拳下生风,凤苓瞳将速度应用到了极致,闪躲极快,可是十招过去了,凤苓瞳已经有些气喘,却是连黑衣女子的半点破绽都没有发现。

  “啪!”

  凤苓瞳只是一个分神,那黑衣女子已经是掌风向上,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身上。

  那幼小的身体就像是随风摇曳的枫叶一般,坠落到了地上。

  粉色的罗裙之上,瞬间就变得血迹斑斑。

  “你这孩子,可真是不可估量,年纪轻轻,竟然就能在本座手上走过这么多招,要知道当年你的娘亲,在内力鼎盛时期,可也只能在我手上走过百招。”

  凤苓瞳那双好看的眼眸上染上了寒霜,洁白无瑕的小脸上,此时已然是血迹斑斑,那黑衣女子每靠近一步,凤苓瞳就不由自主的往地上缩回一步。

  黑衣女子气墙强大,凤苓瞳虽然无惧生死,可是死在这种卑鄙的小人身上,她还是觉得不值。

  况且,从她出生到记事起,她还没有见到过父亲。

  父亲还没有抱过自己,她还没有听到父亲唤过她,凤苓瞳不想死的这么遗憾。

  黑衣女子展开右手,在他右手之上,有着一团蓝色的火焰在燃烧着。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古书上有过记载,这生于掌心的火焰,唯有两人可以做到,一是摄魂老祖南彻的极地蓝焰。

  一种便是魅林的先祖流苏的红色火焰——红莲业火。

  两种火焰,性质不同,可这威力,却都是极其震慑。

  千年之前,先祖流苏便是拼着魅蛊的威力,加上手中的红莲业火,才使得自爆的前提之下,完全的掩藏了魅林的踪迹。

  这等强悍的威力,就算是已经实力不俗的凤苓瞳,现在想起来依旧觉得不可置信。

  ,content_num

章节目录

魅姬惑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楚潇虞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潇虞歌并收藏魅姬惑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