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怕罗叔有什么事情,顾小曼还是一大早就跑去了店里,结果刚走到拐角的时候,就看到罗叔拎着一篮子东西出了门。bgshuwu.com

  罗叔平时出门都是骑着小电瓶车,既环保又轻便,而这一次竟然会打车,这样奇怪的举动立马引来了顾小曼的疑惑。

  想都没有想,顾小曼便跟了上去。

  一直到了苘山山脚,车子停下,罗叔下了车往山上走,顾小曼也跟着跟上前。

  初秋时节,虽然中午的时候依旧很热,可是这里毕竟是深山,山风一吹,顾小曼全身都瑟缩了一下。

  冷~是一种清冷~

  小心翼翼的跟在罗叔后面,顾小曼就像是一个小狗仔一般,直到走到了半山腰一块平坦的腹地处,罗叔才停下了脚步。

  透过灌输丛,顾小曼才看清楚罗叔的所在地,他正跪在一个坟墓前,将篮子里的东西都收拾出来摆好,然后插上香正在烧纸钱。

  因为距离远,顾小曼看不清罗叔面前的墓碑上写的是什么,但是看着罗叔的背脊,像是藏着无尽的悲戚,整个人萧条又凄凉。

  虽然罗叔不太说话,但是这样的罗叔确实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一时间顾小曼忘记了掩饰,脚下一滑,结果险些就冲出了灌木丛。

  好在她腰力好,一下子固定住了身子。

  蹲在地上缓和了一下被石头磕着的膝盖,顾小曼才直起身子。

  罗叔还在对着坟墓念念有词,估计是在说着什么,而且中途罗叔还摸了好几下脸,应该实在抹泪。

  原来一直冷漠的罗叔也有这么多愁善感的一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小曼几乎支撑不住,几乎快要被蚊子叼走了,终于在顾小曼的肚子一阵‘咕噜’声后,罗叔终于才开始恢复了理智一般。

  保持不动的身子开始动了起来,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了起来,然后转身朝着山下走去。

  灌木丛中的顾小曼终于可以站起身,挪动了一下早就已经麻木的双脚,顾小曼缓和了一会儿**,然后一瘸一拐的朝着刚才罗叔跪的地方走去。

  看到坟墓上写的几个字,顾小曼眼眸猛然一颤。

  竟……竟然……

  顾小曼万万没有想到,原来一直冷若冰霜没什么表情变化,更没有什么私生活的罗叔已经结婚了。

  不,是结过婚,而他的妻子已经去世了。

  墓碑上写着几个字:“此生挚爱秦云。”

  而时间是十年前。

  原来罗叔已经默默的守着心里的那个人十年了。

  心里的莫名一震,想到之前的第一次见面。

  其实那天晕倒不是她跟罗叔的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也许罗叔已经忘记了,他做了太多好事了,所以也许早就忘了她,而她却一辈子都忘不了罗叔的那碗面。

  也就是那次的那一碗面,她在饥饿寒冷的潜意识下竟然下意识的朝着面馆走去。

  ……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面馆的名字还不叫【南方云烟】。

  那天是个阴雨天,江城十年不遇的连续下了一个月的雨,顾小曼因为要买资料的钱不够坐在角落里数着钱,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双沾满灰尘的布鞋。

  以为是小偷,顾小曼立马收起了钱,然后警惕的抬起头。

  一个不瘦不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名门掠爱:冷少的契约新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阿曼达是喵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曼达是喵呜并收藏名门掠爱:冷少的契约新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