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到洗手间的时候,冯芳脸色越来越白,捂着嘴冲进女厕就干呕,一阵阵的,那声音是揪着内脏的难受。grshuwu.comhttps://

  “芳姐,你是胃不舒服吗?”顾涟漪拍着她的后背替她缓缓。

  陈钰经常喝的烂醉回家,喝多了是怎么吐的,她还是知道的。

  冯芳说不出话来,只能虚弱的冲她挥挥手。

  蹲着好一会,冯芳才站起来。

  “涟漪你去外面等我一会。”说着她自顾推开隔间门走了进去。

  “好。”顾涟漪本来就不要上厕所,出去洗了手,磨蹭了一会,站在门外等着。

  长廊尽头的电梯到了,叮的一声,在这静谧的空间里显得很突兀,也吸引了顾涟漪的注意。

  她探出半个脑袋,本来是很随意的一瞥,整个人却被雷打到一样,僵硬在了原地。

  她看到陈钰搂着一个短发姑娘的腰从一间客房里出来。

  两个人就在这人来人往的长廊里难舍难分,电梯门关了又开,开了又关,反复了两次他们才黏在一起踏进去。

  直到电梯门掩盖住他们的身影,顾涟漪才收回视线。

  她站在那有些局促,转过身,看到镜子里自己脸色煞白,一脸的不敢置信,显然被吓的不轻。

  她刚才好像还看到他们一边抱着,陈钰还一边在扣皮带……

  再灵的第六感,根本比不上亲眼目睹来的刺激。

  她就好像,从来没认识陈钰这个人一样。

  十指死死扣在水池边,她眼底一片酸涩,用力的咬着嘴唇,一幕幕的回想刚才看到的,失声嗤笑一声,却酸透了鼻尖,红极了眼眶。

  原来一个和自己走在路上都不愿意牵手的男人,并不是含蓄内敛,他也是可以和女人在公共场合忘情深吻的。

  她自以为平淡如水的日子,不过是她枕边人,把热情都放到别的女人身上去了而已。

  不过片刻,放在水池边的手机忽然亮起,顾涟漪就这么看着手机屏幕上在跳跃着,眼神怔怔,直到屏幕黑了都没接。

  陈钰只打了一个就放弃了,叮咚一声,传来微信消息。

  【我送个喝多的同事回去,公司还要加班,晚上估计不回,场子结束了你早点回去,爱你。】

  爱这个字刺的她心脏一缩,别过脸,按掉手机,顾涟漪没有回复。

  他有心送所谓的同事,怎么不想想这三更半夜她怎么回去?

  他现在根本不怕她生气,天生不用哄,过个十天半个月,他只要随便找个话题,他们就算和好了。

  冷战是最熬人的冷暴力,那十天半个月里,他的生活没有一点改变,而隔着一床被子,她无数个夜晚泪流满面,他都无动于衷。

  他不是不知道,就是懒得哄而已。

  恍恍惚惚的隐在一片霓虹之下,顾涟漪忽然很累。

  这种疲惫感,她想对陈钰诉说过无数次,最后都在他每一个醉醺醺回家的夜晚把话咽进了肚子里。

  她早就知道他们有问题了,直到猜测在今天得到验证,她不是放不了手,不是离不开谁,只是不想做那个被瞒住的傻子而已。

  冯芳出来的时候,看到她红透的眼眶,涂着艳丽口红的唇抿了抿,什么也没问。

&em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霍先生请你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易宝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宝柒并收藏霍先生请你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