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明是白刀子往心窝里戳的气话,却还是要一吐为快。fgshuwu.comhttps://

  顾涟漪凄凉的笑了一声,深深的看着他的眼睛,“是啊,至少他在床上可比你厉害多了,何况他还有钱。”

  陈钰的瞳孔慢慢放大,大到夸张的地步,他十指用力的扣进顾涟漪的肩胛里,气的嘴角剧烈抖动,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你再说一遍,你有种他妈的再说一遍?”

  他愤怒到大吼,声音大到震的顾涟漪耳膜发颤。

  “你能出轨我有什么不敢说,很难堪是吗?我知道你出轨时候的心情,你能感同身受了吗?”

  顾涟漪的话像利箭,刺穿了陈钰虚伪的泡沫,他控制不住被碾碎的自尊,甩手狠狠的打了顾涟漪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

  清脆又决然。

  顾涟漪淬不及然被他扇到在地,嘴角溢出丝丝血腥味,她的耳朵嗡嗡作响,有几秒的功夫,什么都听不见。

  还没待她缓神猛地从地上爬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把那一巴掌扇了回去。

  又是“啪”的一声。

  两个巴掌,终究打碎了他们早已经支离破碎的敷衍。

  哪有什么感同身受。

  人总见不得别人对不起自己。

  陈钰被打的不敢置信,心里堵着塞着喘不上气,癫狂的掀翻了茶几,推到了酒柜,把家里所有能扔能砸的东西全部摔在了地上。

  顾涟漪缩着身子,就这么安静的看着他发疯。

  陈钰砸累了,捧着脑袋蹲在地上,哭哭啼啼的。

  顾涟漪顺着墙面站起来,默默的去衣帽间收拾了行李,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陈钰也没再来拦。

  拖着行李箱走到门口,陈钰还是保持刚才的姿势没动过。

  顾涟漪握住门把手,用力一拉,走了出去,关上了门,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这个家。

  她最后带走的仅仅是一个小行李箱,还有千疮百孔的心。

  靠在电梯里,顾涟漪怔愣的看着数字一层层的跳跃着,眼睛干涩的瞪着那抹黄色,瞪着瞪着,汹涌的的眼泪决堤而下,根本控制不住,直至嚎啕大哭。

  直到电梯到了一楼缓缓打开,她还缩在角落里,无力的捂着脸,压抑的哭声一丝丝从咬的紧紧的牙根溢出来,悲戚又无力。

  离开小区以后,招了出租车,直接去了还没来得及退掉的职工宿舍。

  顾涟漪疲惫的撑着脑袋,出神的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

  包里的手机响了一下,她拿起一看,冷笑了一声,

  “我们都冷静点好好想想,婚姻不是儿戏,帖子都发出去了。”

  顾涟漪回了他一个“滚”,顺手删掉了陈钰的微信,还有任何关于陈钰的联系方式一并删了。

  她回到公寓简单收拾了一下去洗了个澡,滚烫的水冲刷着她的身体,白的发光的每寸肌肤上都还留着霍一鸣弄出来的印记,无不提醒着她不久前做过什么。

  顾涟漪忽然低下头使劲搓着身上的吻痕,搓的很痛,皮都掉了一层。

  而那痕迹却好像烙上的一样,在她白皙的肌肤上显得鲜艳欲滴。

  直到搓的累了,胸口窒闷,浴室里氧气变得稀薄,她沿着墙壁缓缓话落坐在地上,环抱住自己,将头埋在膝盖里,很久都没动一下。

  她生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霍先生请你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易宝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宝柒并收藏霍先生请你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