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陈钰分了……那天是霍先生送的,芳姐麻烦你帮我跟他说声谢谢。fpshuwu.comhttps://”这几句话像烫嘴一样,慌乱说完,她几乎算是夺门而出。

  冯芳的月份还小,出血量不大其实只需要卧床休养,并不需要其他额外的治疗。

  只是她丈夫太紧张,必须让她住进医院,顾涟漪下去巡房的时候,正巧就看到一个大个的男子弯着腰在水池里给芳姐洗着贴身衣服,那熟稔的动作一看就是洗惯了的。

  分明有专业的看护去做这些,他却还要亲手做。

  而芳姐就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吃着切好的水果。

  “涟漪,来吃一口。”芳姐瞧见她,连忙挥手喊她。顾涟漪笑着摆摆手,继而出去以后心里满是疑虑。

  芳姐老公是个大学教授,对她真是百依百顺,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农村出来的,家庭条件很差,可还算他争气,混到现在,这模样这工作,也都是很多女人抢着要嫁的优质男,她不懂为什么芳姐要背着他和霍一鸣勾搭不清。

  今天顾涟漪轮的是夜班,晚上十点左右医院里就已经很安静了,只偶尔有婴儿的啼哭声隐约传来。

  “顾涟漪,外卖刚给我打电话说快到了,你下去拿下呗。”

  坐在护士台的周晚柔埋头在刷手机,眼皮都没抬一下,张口就指使上了顾涟漪。

  圣玛利亚到了晚上门禁很严,外面甚至连门卫那道大门都进不来。

  因为不方便,都不想往下跑,所以晚班的护士都熬过了夜宵这道魔咒。

  当然偶尔也有嘴馋的。

  只要周晚柔晚班她必点外卖,而且没有一次是自己下去拿的。

  “我给你也点了份咖啡呢,你最喜欢的。”

  顾涟漪还没有动作,周晚柔立刻接了句。

  除了工作她们话都没说过几句,她能知道顾涟漪喜欢喝什么。

  顾涟漪憋了憋嘴角,把手里的文件夹放在了护士台,转身去等电梯了。

  然而当她站在门口等了十分钟,外卖都还没到。

  前头隐约有灯光过来,顾涟漪以为是外面从尾门卫室走了出去,却见那光亮靠近,然后缓缓的停在了她面前,

  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的人,此刻却落下车窗,一双黝黑晶亮的眼眸借着月光睨着她,渐渐扬起一丝笑意。

  “顾小姐,好巧啊。”

  这三更半夜的,他不用睡觉的?

  好巧?哪里巧?他可真会睁眼说瞎话。

  “现在不是探视时间,您要探视的话,要白天来。”

  顾涟漪忽略了他语气里的调侃,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声音也很是冷漠。

  霍一鸣却自顾笑开,好像没听到她话里的疏离一样。

  “好奇怪,从你家离开以后,我一直都在想你,你信吗?”他摩挲着下巴,那堪称俊朗无双的面容竟然还真带着几丝眷恋。

  顾涟漪不得不承认,颜值高的人说起情话来,让人沉迷的可能性极大。

  可她无动于衷。

  她对着路的尽头看了一眼,最后那不带一丝热情的眼神才落在霍一鸣的脸上。

  “霍先生,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霍先生请你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易宝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宝柒并收藏霍先生请你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