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声音似乎是压抑着极致的欢愉,又好像安耐着难以忍受的痛苦。jgshuwu.comhttps://

  只要是个成年人,大抵都能猜得到那是什么声音。

  一丝热度攀上顾涟漪的耳根,她尴尬的摸了摸鼻尖,转身离开了。

  电梯到了四楼,她要去护士站必定要经过楼梯口,然而就是那不经意的一瞥,她整个人都傻愣在了那。

  她刚才分明看到蒋寒青手里提着饭盒,正一步三跨的往楼上走。

  所以刚才芳姐病房里的并不是蒋寒青吗

  顾涟漪杵在原地,好一会都没能缓神。

  既然不是蒋寒青,那还能会是谁

  忽然她步子不受控制的就跨上了楼梯想去妇科,可才迈出去一步,她又缩了回来。

  退回的脚一步步的走近了观察室,她关上隔间的门,对着镜子摘掉口罩,看着嘴角那暗红色的结痂处,嘴角嘲讽的翘起。

  一个下午,赵婉君都在念叨苏木。

  她大概没见过苏木那么孝顺的男人,母亲的事都是亲力亲为,分明他那么年轻还事业有成。

  顾涟漪在电脑面前登记皮试测试结果的时候,在心底叹了无数口气。

  直到下班,赵婉君还意犹未尽不想走。

  “涟漪,你说我帮苏木联系一下吴主任行吗苏木说他托关系联系过,可吴主任回绝了,吴主任现在不是在弄一个国字号的项目吗几乎不排手术了,可我想帮他。”

  换好便装的赵婉君拖着下巴在等顾涟漪。

  顾涟漪看了一心沉沦的赵婉君一眼,没好气的戳了下她的脑袋。

  “上学的时候苏木可高冷了,真是油盐不进,你当心一头撞到南墙上去,而且还不知道他结没结婚呢。”

  毕竟年纪都在这了。

  赵婉君娇俏的哼了一声,“你傻不傻,要是他有老婆,婆婆住院能不来吗你没看到忙前忙后的都是他自己呀。”

  顾涟漪噤声,还真是。

  “行吧,那你加油啊。”顾涟漪实在不想再听她念叨了,干脆给予了她口头上的鼓励,拖着疲惫的身子下班了。

  回到宿舍,她踢掉靴子,刚穿上舒适的毛毛拖鞋,手机连续响起几声。

  她拿起来一看,手机差点没拿稳掉地上。

  是苏木发的。

  上来这一连三问,顾涟漪都懵了。

  摩挲着手机,她觉得头疼不已,不知道怎么回复。

  她是暗恋了苏木三年,她没表白过,偏偏闹腾的全班都知道,她觉得苏木也是知道的,但是双方都没挑明,如此相安无事的毕业,她觉得那段暗恋可能也就是她青春里的一笔回忆了。

  谁知道还能和苏木再见,还是在这时候。

  斟酌了一下才这么回过去,顾涟漪丢开手机,退出微信去煮了碗面。

  一个人窝在沙发里,慢悠悠的吃完,又去洗了个澡。

  直到进了被窝,看了会专业书,苏木才回了微信。

  顾涟漪咬着下唇发了一会呆才回复。

  第二天,交过班,查过房,顾涟漪去产房帮忙,好不容易能喘口气的时候,她才接起响了很久的手机。

  “涟漪,你没在产科吗我今天要出院了,来看看你。”

  冯芳的声音传来,一如往常,没什么不一样。

  顾涟漪握着手机,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芳姐,我在产房,暂时不上去,就不送你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霍先生请你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易宝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宝柒并收藏霍先生请你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