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祥森死了吗没死让他还钱,否则剁了他儿子一根手指头,拖一天剁一根,拖十天就剁光。dnshuwu.comhttps://”

  那声凶神恶煞的声音直穿耳膜,顾涟漪丢掉饭盒,湿答答的手就这么握着手机,压抑着声音吼道,“钱我们会还,不要吓到小孩子。”

  “你是顾祥森女儿吧听说你在南城私立医院里当护士你们家的情况我们可都知道,我告诉你,后天是最后期限,连本带息八百万,不还给我等着瞧。”他话说完似乎一棒槌砸烂了玻璃柜。

  玻璃碎裂的声音夹杂着顾驰和余欢丽的哭声,吓的顾涟漪整个人都在不停的哆嗦。

  颤抖着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她就这么抖着把饭盒洗完,强撑着回到病房,一推门就看到顾祥森撑着身子要爬起来。

  “爸,你干嘛”顾涟漪冲过去又将他按回了病床上。

  “涟漪,爸爸要回厂里去,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我不能在医院这么躺着啊。”顾祥森无力的仰面而睡,干瞪着一双眼睛,痛苦不堪。

  顾涟漪红了眼圈,安抚的摩挲着他的大掌宽慰道,“可你需要休息啊,爸爸,你别急,厂里的事,我来想想办法。”

  顾祥森失焦的眼神终于落在她脸上,“你能想什么办法”他沉吟一阵,似是做了什么妥协,“要不把房子卖了吧。”

  顾涟漪别过脸,没吭声。

  忽然顾祥森一把抓住了顾涟漪的胳膊,“涟漪,就是爸爸去死,也不许你再去找陈钰那畜生。”

  “我不会去找他的。”见顾祥森激动起来,顾涟漪连忙安抚好他。

  顾涟漪知道刻不容缓,等余欢丽去医院换她的时候,她还是到处拜访了顾祥森的许多朋友。

  可是七凑八凑,也就凑了个一百多万。

  甚至有人借机提出要低价收购她家的厂房和在市中心的两套房子,顾涟漪有点恶心这种落井下石的行为,但还是客气的婉拒后挂断了电话。

  背着顾祥森,顾涟漪还是回了南城一趟。

  下了高铁站,还是青天白日,她打了个车,直接去了利丰创投。

  她来过这地方很多次,从来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带着窜天的火,走起路来还带着风。

  “我找陈钰。”

  顾涟漪冷着脸站在大厅,说明来意。

  “您有预约吗”前台是新来的,不认识顾涟漪,把她拦的结结实实的。

  顾涟漪清冷的眼神落在他脸上,盯的他有些发怵。

  “要不您先预约一下吧”前台语调客气,态度却丝毫不退让。

  顾涟漪深吸一口气,掏出手机毫不犹豫的拨出了那个烂熟在心的号码。

  很意外的,陈钰挂断了她的电话。

  顾涟漪都要被气笑了。

  愤愤的又拨通,再次被挂断,顾涟漪站在人来人往的大厅,真心有种想发疯的冲动。

  可她忍住了,转身从容不迫的离开,也没走远,就盯着大门死守着。

  她不过刚离开十几分钟,陈钰就出来了,脚步匆匆,似乎是有急事。

  他的车都是直接停在门口的,打开车门锁,他还没到,顾涟漪就先一步挡住了车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霍先生请你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易宝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宝柒并收藏霍先生请你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