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似乎听到嗡嗡的人声,她想说话,嗫嚅着开裂的唇,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fnshuwu.comhttps://

  她被死死的卡在驾驶台和座椅中间,腹部疼的像断掉了几根骨头,浑身只剩下脑袋没有支撑点,跟断了一样无力的耷拉在一边。

  右边是有光的,一双修长白净的手费力的伸进来,温柔的拨开她凌乱的发丝,又扒开她的眼皮,大概是在看她死了没死。

  “你听的到我说话吗听的到就转一下眼珠子。”

  傅彦之死死的盯着顾涟漪的反应,见她动作虽然慢,却还是很努力的转了下眼珠,立马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姑娘,坚持住,千万不要睡着,救护车和消防员马上就到了,一定要坚持,想想你父母,你爱人”

  他好吵。

  顾涟漪蹙眉,觉得他吵得她要吐了。

  不过他的嚷嚷,的确让她把注意力从默默感受生命的流逝转移到了他的话里。

  他的手是热的,源源不断的给她输送着温暖,那份暖意,让顾涟漪有些宽心。

  没来由,她知道自己死不了。

  过了一会,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再传来的是一声无奈又庆幸的低喃。

  “终于来了。”

  由远及近的呜哇呜哇声响彻天际。

  顾涟漪从车里被救出来的时候,直接被抱进了一个炽热的怀抱。

  那怀抱很稳,带着她几乎是跑着的都不觉得颠簸。

  鼻尖再也不是浓郁的血腥味,顾涟漪闻到了一股清冽的香味。

  直到从那个怀抱落到救护车的担架上,香味戛然而止,顾涟漪的思绪也停在这一刻。

  她晕了过去。

  再有意识的时候,她已经在医院里了。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她正对上一双放大的眼珠子,吓的心噗通一跳,差点再次晕过去。

  “醒了快过来,女儿醒了。”

  咋咋呼呼的,原来是她爸。

  顾涟漪的小心脏在看到父母都围绕在自己身边的时候,瞬间软的一塌糊涂。

  看啊,老父亲之前破产的时候都没哭,这会却别过脸偷偷抹了几次眼泪,就更别提她那个眼泪做成的妈了。

  打她睁眼后,顾祥森和余欢丽就没能从她劫后余生的痛哭中缓过神来。

  医生护士都给他爸嚷过来一堆,结结实实的把她围在中间好好的检查了一遍。

  直到确定她全然无恙,她的主治医生才直起身子,摘掉口罩笑眯眯的看着她。

  “车祸的时候你被卡在了汽车的驾驶室和座椅中间,送到医院来的时候,我们以为你要不是肋骨断了,就是内脏破了,检查后发现你只是右小腿骨折了,其他都是皮外伤,是三个人里伤势最轻的,安心的好好修养,注意休息和饮食,有事随时可以找我。”

  顾涟漪吃力的拉平嘴角,算是报以微笑,目送医生和护士离开。

  “有哪里疼吗疼跟妈说。”余欢丽囊着鼻子,一看到顾涟漪脸上伤痕累累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顾涟漪慢吞吞的摇了摇头,笨拙的张了张嘴,老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其他人呢都怎么样了”

  她到现在脑海里还清楚的记得翻斗车撞上来的最后一幕。

  车厢里就跟静止了一样,瞬间弥漫到鼻尖的血腥味让她几乎作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霍先生请你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易宝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宝柒并收藏霍先生请你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