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凌都被踹懵了,人仰马翻。clshuwu.comhttps://

  腹部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他惊愕的看着霍一鸣,随后痛哼了一声,骂了句,卧槽。

  “滚出去。”

  霍一鸣厉喝。

  乔凌狼狈的爬起来,脸色极差的撇了眼霍一鸣,敢怒却不敢言,出去的时候泄愤似得一脚踢飞了摆在客厅的一只元青花瓷,瓷器落地,乒铃乓啷碎了一地,伴随着叫嚣到极致的轰油门声,一起消失在几乎静止的屋子里。

  霍一鸣和顾涟漪背对着站着,谁都没说话。

  “易婶,送客。”

  身后传来和胸腔共鸣的低沉嗓音,霍一鸣捞起沙发上的外套,大步走了出去。

  等他走了,易婶才颤巍巍的走进来,低头看着一地的碎片,哆嗦着叹了口老气。

  “作孽噢,这东西贵的很咧年纪轻轻,一个个脾气都不得了,伤身子噢。”

  易婶声音很轻,可架不住气氛太安静,顾涟漪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还在二楼的冯芳好像才缓过神来,疲惫的挪下楼梯,绕过顾涟漪,坐在了餐桌上。

  “过来吃饭。”

  顾涟漪内心凌乱。

  她居然还有心思吃饭

  大概是知道她的想法,冯芳和不削的哼了声,“不吃白不吃。”

  冯芳胃口是真的好,可顾涟漪着实一口都吃不下去。

  要不是易婶期盼的眼神太热烈,她筷子都不想拿起来。

  “芳姐。”

  眼睁睁看着对面的冯芳狼吞虎咽了半碗饭,顾涟漪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对不起。”

  她也不知道对不起什么。

  冯芳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露出一丝苦笑。

  “不用对不起我,我和霍一鸣本身就没感情。”

  顾涟漪本来在戳着碗里的米饭,听到她这么说,猛地看向她。

  冯芳的视线越过顾涟漪,落在她身后落地玻璃窗外的云海上。

  “互相利用而已,对霍一鸣那种人动心是很可怕的一件事,不是吗”

  冯芳放下筷子,抽出一张纸擦了擦嘴,又拿出气垫补起妆来。

  直到她整个人的气色被修补的容光焕发,顾涟漪还在发愣。

  手指越过餐桌,点了点顾涟漪呆愣的额头,“怎么,不信”

  顾涟漪皱起眉头,有点不安的抿着唇,好半天才嘀咕道,“我只是不知道,你为什么告诉我。”

  如果是真的,她又何必把真相戳穿在她面前。

  “是啊,我为什么告诉你呢”冯芳抿着口红,思绪放空,这句话像是说给顾涟漪听的,也像说给她自己听的。

  随后她嗤笑了一声,跨着包起身,走到在收拾碎片的易婶旁边,蹲下身捡起一块碎片看了两眼。

  “真可惜了,这只元花青瓷还是我拍下来的,花了不少钱呢。”

  她不说还好,一说易婶又叹气了。

  “冯小姐,车在外头等着了。”易婶此刻才终于想起来霍一鸣的那句送客。

  冯芳嗯了声应了。

  易婶叫的车是春风十里专门为住户安排的私车,住户有不方便的时候,和物业说一声就会开过来,可以配司机也可以自己开。

  冯芳依旧是坐在后排瘫着,顾涟漪拉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扣好了安全带。

  “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霍先生请你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易宝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宝柒并收藏霍先生请你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