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肯定是要赔的,但是那司机家属口开的太大,估计还要有的磨。cgshuwu.comhttps://”

  苏木站在顾涟漪床头边,眉头拢的紧紧的,愁眉不展。

  “芳姐还在抢救”

  “有消息了我们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你自己也受伤了,就先别操心别人了。”赵婉君突然打断了苏木的话,眼角余光瞥了欲言又止的苏木一眼,冲顾涟漪笑的十分灿烂。

  “医院那边你别担心,我会帮你搞定的,保证你不会被炒鱿鱼。”

  顾涟漪咧咧嘴,却只是挤出一丝苦笑。

  “我可能几个月没得去,考核也上不了了,医院如果不要我,你也别硬犟,我还能去找别的工作。”

  赵婉君憋了憋嘴,瞪了她一眼。

  “我有数。”

  赵婉君还要赶回去上班,待到没法再留了,只能先一步离开,却不想苏木说要和她一起走。

  两个人沉默的并肩走在医院,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赵婉君有段时间没见到苏木了,现在人就在他旁边,她还是记得她人生头一次主动告白,却被拒绝的凄惨模样。

  深吸一口气,她鼓励自己要潇洒一点,扬起笑脸扭过头看向苏木。

  “你”

  “我”

  两人异口同声,苏木也不禁勾唇,“你开车来的”

  赵婉君摇头,模样很是深恶痛绝,“我那停车水平哪里敢往这里开啊,光倒个车我能倒到天黑,我打车来的。”

  “那我送你过去吧。”

  苏木的语气不容置喙,在赵婉君呆愣的目光下跨出长腿走向了停车场。

  第二天上午,顾涟漪才得到冯芳的消息。

  她摔出去导致颅内出血,手术是救回了她一条命,但是什么时候醒,医生都不知道。

  是蒋寒青来告诉她的,顺便探望她一下。

  大概他守在抢救室门口一直没休息过,所以整个人简直跟垃圾桶里捞出来一样的邋遢。

  余欢丽对蒋寒青有点印象,他托着瘦成条儿的身子离开的时候,狠狠的感叹了一下。

  “你说之前多意气风发的一小伙子,现在都熬成什么样了。”

  伴随着余欢丽的啧啧声,顾涟漪闭上眼睛,心里钝痛不已。

  瞧,她遇到这么大的事,没日没夜守着她的还是蒋寒青,霍一鸣甚至连根毛都没看见。

  分明都是爱到骨子里的,可偏偏要用最尖锐的一面把对方扎的伤痕累累。

  作茧自缚。

  顾祥森和余欢丽在医院守了顾涟漪两天,家里顾驰不能没有人照顾,表姐王希芸来看她的时候,她就让余欢丽先回去了。

  家里的亲戚你来我往,几乎走动的都来她面前晃了一圈,最后顾涟漪想把顾祥森也赶回去,可顾祥森怎么也不肯走。

  晚上看他就蜷缩在陪护床上,怎么睡都不安稳,白天傻愣的就守着她一个劲的打瞌睡。

  顾涟漪无聊到都能数清他有多少白头发了。

  有天赵婉君花枝招展的来看她,顾涟漪就找到了借口。

  “叔叔,涟漪就交给我了,您放心好了,我晚班的时候,白天就在这呆着,白班的时候就晚上过来,绝对给您把她看的好好的。”

  “那多麻烦你,你工作也很幸苦的呀。”

  顾祥森一百个不同意,手挥的跟排风扇一样。

  “爸,我可以请个临时护工,我问了就30块钱一天,我有事就叫她,没事人也不来,挺好的,你看我两在这每天大眼瞪小眼的也难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霍先生请你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易宝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宝柒并收藏霍先生请你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