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拉风的宾利离开以后,顾涟漪没有立刻回家,而是转头去了隔壁的菜场。jtshuwu.comhttps://

  她杵着拐杖,走的本身就不方便,加上一进菜场的门,左右都是卖鱼杀鱼的,血水和污水把本来就油腻的地面刷的更是滑溜,顾涟漪过去的极其艰难。

  但想到霍一鸣晚上会来吃饭,她采购的心情又变得迫不及待。

  她这个买菜也是二调子的人,算是认真的买好了菜,提着好几个袋子往回走。

  如果不是她的性格本来就内敛,她想她现在大概能哼一首小歌。

  结果她的喜悦却在看到家门口蹲坐在地,肿了半边脸的王希芸时都吓飞了。

  “你干嘛了”

  顾涟漪拧着眉头,冲王希芸喊了声。

  王希芸呜呜的哭着从楼上跑下来,一把就将顾涟漪搂紧了怀里。

  “涟漪,我被人打了。”

  顾涟漪一听脑袋就懵了。

  王希芸一哭起来是天翻地覆,不哭到自己停都不算歇。

  顾涟漪用心买的菜提回来以后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被王希芸泄愤的丢到了角落里。

  “呜呜呜,好疼啊,我会不会毁容啊。”

  王希芸哭哭啼啼的捧着半张脸,口之不清的咒骂着,“那群贱人背地里嫌弃我是乡下来的,玩不起还要跟我玩,来狠了就撒泼甩赖,几个打我一个,我哪里打的过啊。”

  “这要在丹城我非要弄死她们不可,呜呜呜呜。”

  顾涟漪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手里摸着刚拿过来剥好的煮鸡蛋,听完毫不客气的按在了她脸上。

  “啊,你轻点啊。”王希芸疼的叫了出来,眼珠子串了线往下掉。

  “你活该。”

  顾涟漪一点没有心慈手软,该怎么用力还是怎么用力。

  “玩你去玩什么了打麻将去了来钱了是不是我跟你说我借你那一万块是我同事的,我也要还的。”

  顾涟漪气的说话的语气也顾不上什么尊卑了,天生王希芸也就比她大三岁,算是一个辈分的。

  “你是跟姐夫生气跑出来的,你住我这,要是出了什么事,阿姨姨夫能放过我吗那时候谁还会想起来我是断了条腿的,哪里管得了你这个好手好脚的人去哪里。”

  顾涟漪越说越气,干脆把煮鸡蛋塞到了往希芸手里让她自己给脸消肿。

  一个脾气好的人骤然发火还是让人忌惮的。

  顾涟漪的话直接掐住了王希芸的七寸。

  她没哭了,就是龇牙咧嘴的揉着自己的脸,很小声的嘀咕了句,“都是认识的朋友,高兴的时候来了几把,再说那钱我也没说不还啊。”

  顾涟漪冷笑了声,“既然都是朋友,怎么会打起来呢”

  “这不打起来才知道真面目吗人心隔肚皮,不打一架怎么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王希芸还在那振振有词。

  顾涟漪直接烦了。

  “既然这样你该高兴啊,回来哭什么。”

  王希芸这才意识到顾涟漪是气的不轻,一时间脸色变了又变,闷不吭声的杵在她旁边,两人都没再说话。

  气氛有些沉默,顾涟漪待的胸闷气短,倏的起身杵着拐杖回了房间。

  其实王希芸那脸肿成那样她也不是不心疼,但是她实在反感她非要打肿脸去充胖子,跟一群生活本来就奢靡无度的少爷千金去赌钱。

  她家的经济实力她又不是不清楚,爸妈都是普通上班的,要不是年前她相亲了现在这个未婚夫,什么爱马仕香奈儿,她上哪里买得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霍先生请你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易宝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宝柒并收藏霍先生请你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