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长辈,蒋寒青是读过书的,不好来硬的,只护着顾涟漪,闷声道,“那我带你们去找冯芳,不要麻烦小顾护士了,人家上夜班一晚上没的睡,没精力陪你们跑。ghshuwu.comhttps://”

  “不行,你都离婚了你还去见那女人干什么你不许去。”陈福盈立马炸了毛,尤其发现蒋寒青知道冯芳住在哪儿后,满心的怀疑都要溢了出来。

  蒋寒青觉得可悲又可笑。

  “我为什么离婚,你们心里没点数吗”他的不甘愤恨和隐忍,都压抑在了胸膛里。

  陈福盈翻了个白眼,气都是从鼻孔里出来的。

  “我没数,要不你去问你妈,你妈知道,啥都知道。”

  陈福盈搬出蒋寒青的母亲,顾涟漪看到他的背影顿了一下。

  “你就别跟着搀和了,现在什么社会,我们不会做犯法的事的,你有空上去多陪陪秀华,别跟着在这瞎闹心。”

  说着蒋寒青喊叔的中年男人就用眼神指使周围一群人上去抓顾涟漪。

  顾涟漪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脸色惨白一个劲的往后退。

  蒋寒青护不住她,气的厉声呵斥。

  一群在医院门口闹的厉害,顾涟漪不知道被谁扯来扯去,脸色吓的惨白。

  这还不是最倒霉的,拉扯间她拐了脚,噗通一下摔在了地上。

  挤在她旁边的人都跟魔怔了一样,争执的话题已经从讲道理变成了吵架。

  你一言我一语,说的都是蒋寒青如何如何对不起刘秀华,刘秀华多么多么不容易,冯芳多么多么无情。

  看他们吵的很圆润,顾涟漪倒是没想到,蒋寒青的一窝亲戚倒是和陈富盈好的不分你我了。

  估摸着在老家关系就很不错。

  趁他们乱成一团,顾涟漪挣扎着起身想偷偷跑掉。

  边上还有人围观,她真是丢不起这人。

  可不知道是谁先出手推搡了谁一把,有人后背往后一摔,又把顾涟漪撞倒了。

  顾涟漪摔了个懵,撑在地上的手又不知道被谁踩了一脚。

  真疼。

  顾涟漪眼泪差点飞出来。

  “你们别吵了”

  没人理她。

  “别吵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

  依旧没人理她。

  “干什么呢让开,你他妈让开,撒手。”

  就在顾涟漪孤立无援,喊破嗓子都没人听见的时候,围观里有人冲过来,拨开了混战成一团的人。

  而此刻顾涟漪宁愿自己被踩成一滩烂泥都不希望陈钰出现在她面前。

  陈钰怒气冲冲,以蛮横的姿态闯进来,声势造的大,还真把一群人唬住了。

  蒋寒青脸色涨的跟猪肝一样,一把撸掉还拽着他胳膊的陈福盈,狠狠拿起一边放着的保温桶,用力的砸在了地上。

  汤汁飞溅了一地。

  四周安静如鸡。

  所以陈钰的询问声显得特别突兀。

  “你有哪里受伤了吗去医院看看”

  顾涟漪嫌恶的推开他伸过来的手,踉跄的站了起来,有些后怕的看着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蒋寒青。

  “你们别逼我”

  他咬着牙,一字一句像是挤出来的一样。

  那群人面面相觑,这会倒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了。

 &em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霍先生请你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易宝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宝柒并收藏霍先生请你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