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许是她内心的准女婿太过优秀,以至于她看到蒋寒青身边但凡出现雌性生物都如临大敌。bgshuwu.comhttps://

  果不然,她一下就嚷了起来。

  “涟漪,对不住,这事我会处理好”

  蒋寒青拦住了陈福盈,而顾涟漪头都没回,埋头走出了医院。

  刚出了大门,冷不丁撞上正倚靠在医院门口廊柱上的冯芳。

  她气色很差,全靠妆撑着。

  看到顾涟漪出来,冲她扯出一丝笑。

  其实顾涟漪挺担心她的,见她来找,连忙走了过去。

  “哎,她们两个是认识的呀”

  后头陈福盈的讶异声传来。

  “寒青,寒青不得了,秀华的孩子是不是她们串通好了要害死的,那孩子的毛病不是娘胎里带的,肯定她们害的呀寒青。”

  无知真是可怕的东西。

  顾涟漪不知道和刘秀华解释了多少遍,她还以为是谁谋害的。

  “乡下辣老婆子整天神神叨叨的,她当她女儿生的是神仙啊。”冯芳冷嗤,一把握住顾涟漪的手腕,拉着她就走。

  走时,还不忘回头狠狠瞪了和陈福盈纠缠在一起的蒋寒青。

  他是一日比一日的憔悴了。

  虽说他们两没离婚的时候,也是每天纠缠折磨,可离了分明该是解脱的,他却越邋遢越消瘦,活生生的脱了相。

  都是活该。

  两人并肩过了马路。

  “我一直打你电话,可是都没有人接。”

  顾涟漪小声询问着冯芳。

  冯芳扭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苦大仇深的样子,不知道还以为是她离婚了。

  “我手机掉一鸣车上了,还没拿回来。”

  顾涟漪顿时梗住了。

  她打了那么多个。

  那人是伴随着什么心理,眼睁睁看着电话一直响都不带知会一声的。

  “过会陪我去拿下手机,然后一起吃个饭吧。”

  轻轻的依靠在顾涟漪肩头,冯芳已然一副累到极致的模样。

  顾涟漪是想拒绝的。

  陪她去拿手机,去哪儿拿利丰还是霍一鸣家里

  不管是哪里,她都不想去。

  “涟漪,你陪陪我吧,我不想一个人待。”

  冯芳很少在人面前表露出这么柔弱的一面,顾涟漪想,如果是她遇到这种糟心的事,大概也是不想一个人待的。

  她叹了口气,看到冯芳眼底乌黑一片,攥紧十指,没再说什么。

  她先回公寓收了下被子,看这阴沉沉的天,怕是要下雨。

  冯芳就坐在她狭小客厅的单人沙发上,手里翻着之前霍一鸣也翻到的财经杂志。

  霍氏集团四个字和疑似霍一鸣叔叔的脸上被打上的标记那么明晃晃。

  顾涟漪无语,怎么老是忘记处理掉那本烦人的杂志。

  冯芳翻了两下,笑了一声,就把杂志扔了回去。

  “你知道这上头的人是谁吗”

  她用下巴点了点杂事封面上的人物,转头问在阳台和客厅川流不息的顾涟漪。

  “不知道。”顾涟漪摇头,她没有特地研究过,霍家错综复杂的关系,也不是百度一下就能说清楚的。

  “霍唯安,呵。”

  冯芳只说了一个名字。

  顾涟漪好奇的看了她一眼。

  霍唯安是谁

  可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霍先生请你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易宝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宝柒并收藏霍先生请你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