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木还在那擦脸上的奶油,听到她问,有些为难的看了眼霍一鸣在的方向。kcshuwu.comhttps://

  “那个我还有点事,还走不了”

  顾涟漪了然,自顾去了卫生间稍微整理了一下,再出来的时候直接走向了冯芳。

  “芳姐。”她倾身,喊了两次冯芳才听到。

  “嗯”冯芳有些困顿了,这种劳心劳力的生日派对,她有心嗨却力不足。

  “我明天还要上班,先走了。”顾涟漪努力忽略掉霍一鸣逼人的视线,也顾不得此刻满身的奶油有多难堪,始终维持着表面的淡定自若,“祝你生日快乐。”

  冯芳清醒了些,立马坐直了身体,“你要走了啊”

  她有些迷糊的看了下时间,嘟囔道,“是挺晚的了,一鸣刚也说要走了,要不你帮我送送涟漪吧,她一个女孩子这么晚”

  “不用了。”还没等霍一鸣喘口气,顾涟漪十分迅速的拒绝了,“不麻烦霍先生了,我预约了车。”

  她这么说,冯芳没好再留,却非要送她到门口,顾涟漪也没推拒。

  二月的晚上还凉的入骨,冯芳穿的单薄,加上微醺,整个人有些瑟缩。

  顾涟漪看了她好几次,心里有话始终说不出口。

  两人各怀心思都没说话,走到大门口,冯芳揽过顾涟漪的肩膀将她拥入怀里,揉了揉她为了洗掉奶油而打湿的头发。

  “他们平时玩的比较疯,今天吓到你了,别跟他们计较,回头我好好教训他们一通。”

  顾涟漪哂笑,无所谓的轻轻摇了摇头。

  “没关系,你生日嘛。”

  跟那些平时她压根不会接触到的人计较,她没那个闲工夫。

  冯芳跟着笑开,宽心了一些。

  “芳芳”

  可笑意还没到达眼底,猝不及防的就收了回去。

  顾涟漪和冯芳一同朝马路对面的花坛看去,蒋寒青的影子被路灯拉的很长,他站的四周,撵灭了一地的烟头。

  最后一根还在冒着烟。

  他似乎在外面等了很久,寒风吹得他鼻尖通红,夜深的原因,眼睛也熬红了。

  似乎是不确定冯芳会突然出来,他显得有点局促,还有不容忽视的倔强。

  看到是他,冯芳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蒋寒青连忙追了过来,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

  两人头一次当着顾涟漪的面撕扯起来,吓的她一脸后退好几步,和门卫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放开我。”冯芳似疯了一般,剧烈的挣扎起来,狠狠的甩了蒋寒青两个巴掌。

  清脆的巴掌声,在寂静的夜里尤为响亮。

  而蒋寒青眯着眼睛受下,就是不放开她。

  “我不放,你跟我回去,我们好好谈谈。”

  “还谈什么离婚协议书看到了吗看到就赶紧签了,我多一分钟都不想和你有牵扯。”冯芳情绪激动,每字每句恨不得是咬牙切齿蹦出来的。

  蒋寒青那么清润的一个人,暂时也忘记了自己儒雅的风度。

  他五官狰狞,似乎想把心都挖出来。

  “我不想离婚,芳芳,我真的不想离。”

  “由不得你,这婚你不离也得离。”冯芳的态度始终很坚决。

  做了一晚上心里建树,等了那么久,蒋寒青反反复复除了那句不想离婚,再也说不出第二句挽留的话。

  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霍先生请你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易宝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宝柒并收藏霍先生请你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