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娇顿住脚,胸口微微起伏,面上难掩怒色。gttxt.com

  丁氏三言两语便将钱芳馆气的昏死了过去,她还有许多话不曾来得及骂出口,心头一股气还未全撒出来。

  见云娇瞪着她,正求之不得。

  “怎了?你还瞪着我?要打我不成?”她冲至云娇跟前,朝她拍着自己的脸:“来来来,你朝这打,来打,打!”

  周氏与余氏本该上前劝说两句,可她婆媳正恼云娇母女不识抬举,巴不得丁氏好好教训教训她,又如何会开口劝说?

  二人对视一眼,皆是眼带笑意,丁氏这般才算替她们解了恨。

  还瞧不上她们家十斤,一个庶女而已,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这便是给脸不要脸,敬酒不吃吃罚酒!

  该派!

  曲嬷嬷与蒹葭皆是焦灼却又无可奈何,她们若是上前劝说,只能自取其辱。

  谁不晓得丁氏的做派,她跟前哪有下人说话的份儿,敢胡乱插嘴,轻则几个耳光,重则拖出去腿打断的。

  吉雅茹死死拽住云娇的手腕,拦在丁氏跟前连连劝说:“二舅母,云娇哪敢对您如此不敬,她不过是担心小姨母,一时急坏了,您别和她一般见识!”

  云娇深吸了一口气,将心头的怒火强压了下去,只眼中的怒意一时间无法消散。

  丁氏见她仍瞪着自己,冷嘲热讽道:“瞧什的瞧!我还怕你瞧我不成?

  今朝请你上轿子你不上,我等着看你自己哭着喊着爬上轿!

  好好的正头娘子不做,往后跟你亲娘一样,也是个做姨娘的命!就是贱命!

  输赢有那一天,我总归看得见!

  个细货你还敢瞪,再瞪我把你眼皮子撕下来,个现世报,有本事你来打我!”

  丁氏越说越气恼,又往云娇跟前冲。

  吉雅茹忙抬手拦着,急的连声劝说:“云娇,云娇,你快与二舅母赔个不是!”

  她心中焦急,云娇平日是个话的,今朝怎的犯倔了。

  丁氏便是再错她也是长辈,别说动手了,便是跟她起个龃龉也绝不可,这彪悍不敬长辈的名声若是传出去便收不回来了,名声毁了女儿家一生便毁了,再别想说上个好婆家。

  蒹葭与曲嬷嬷都急的攥紧了手,暗暗祈祷姑娘你就别犟了,在丁氏这等浑人跟前讨不来好的。

  云娇冷哼了一声。

  吉雅茹心急如焚:“云娇,可别犯浑了!”

  蒹葭与曲嬷嬷一同往前走了一步,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云娇忽而开口道:“二舅母,我只是担心你而已!”

  “别假模假式的,我当你有多大的本事!”丁氏当她服软了,顿时得意起来:“不识抬举,说你你也得给我乖乖受着,敢朝我翻浪,我叫你嫁不出去,一世养在家里,留着凿肉棺材!”

  “我嫁人之事不劳二舅母费心,你辱我姨娘我也不与你计较,”云娇瞧着她轻嗤一声:“只是我婆奶奶今朝才刚去,子媳该戴重孝,满七七四十九日方可脱下。

  便是再急切,也该等到头七回魂夜过了。

  二舅母这般迫不及待便脱了孝服,可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把云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青丝霓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丝霓裳并收藏把云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