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请动两位妖尊出面后, 刁茂奇就一直守在城主府,等待那边的消息。drshuwu.com

  在看过下人呈送到他面前的极品太玄益气丹后, 刁城主就下定决心, 一定要将宁遇洲弄到城主府,成为城主府的专属丹师。

  他自然知道天级丹师在魂兽大陆的地位, 不管到哪里, 都备受礼遇。

  但同样的, 魂兽大陆以妖修为主, 妖修的行事比人修更有破坏性, 他们更崇尚暴力, 极少会有让他们顾及之物。虽然在人修眼里, 天级丹师很珍贵, 可放在妖修眼里,若是不合他们的意,亦可直接毁掉。

  当然, 刁城主请两位妖尊出面, 并非是想毁掉宁遇洲,而是想以他们的威势胁迫宁遇洲。

  近年来他得到消息,听说两位妖尊一直在寻找几种天级以上的灵丹, 可惜宝鼎城里的那些天级丹师都无法炼制出他们需要的灵丹。恰好城主府里养了两位天级丹师, 秉着为他们分忧的原则,刁城主特地去询问他们需要什么灵丹。

  可惜两位妖尊并未告诉他,随便敷衍一句将他打发。

  刁城主也不气馁,两位妖尊会镇守在宝鼎城虽是因为妖主之故, 但他想坐稳这城主之位,还要两位妖尊照顾,自然想办法讨好他们。

  在刁城主看来,宁遇洲能炼出天级的极品丹,可此他的炼丹术之高,想必他一定能炼出两位妖尊需要的灵丹。

  刁城主前去向两位妖尊禀报这事时,也是耍了个心眼,告诉两位妖尊,宁遇洲不愿意为城主府炼丹,亦是不愿意为妖修服务,希望两位妖尊能将此人带回城主府,日后若是妖尊们需要什么灵丹,能直接找他炼丹。

  刁城主打的主意很好,自从得知两位妖尊去找宁遇洲后,他便一直派人盯着红媚妖尊的红林客栈。

  “城主,两位妖尊离开了。”

  听到下人的禀报,刁城主难掩兴奋,问道:“两位妖尊可说了什么?”

  负责盯梢的下人迟疑了下,回道:“两位妖尊直接回宝鼎山,属下亦未听他们有什么吩咐。”

  刁城主的眉头皱了起来,两位妖尊是何意?为何不将人带回城主府?

  “爹!”

  刁城主抬头看过去,便见他最宠爱的女儿刁凌惜出现在门口。

  刁凌惜的脸色还有些惨白,衬得眉宇间越显阴戾,她咬牙切齿地问:“两位妖尊过去了?可有将那姓宁的炼丹师带回来?”

  “没有。”

  “没有?”刁凌惜也跟着皱眉,“为何不带回来?”

  刁城主摇头,“为父也不清楚情况,还需要去问问两位妖尊。”

  “爹,我和你一起去罢。”刁凌惜道,她心里恨毒了闻翘,不仅妒恨她有一副花容月貌,也愤怒她竟然将自己打成这样。

  虽然不是什么致命伤,但也留下内伤,让她只能窝在府里养伤。

  从来没有人对她下如此狠手,闻翘那揍人的狠劲,不仅将她的气焰揍得更旺,也让她恨不得将此女撕了。

  刁城主没拒绝,他记得银月妖尊还挺喜欢他女儿的,带过去见见银月妖尊也好。

  父女俩朝两位妖尊的洞府而去。

  因为刁凌惜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只能坐在轿子里,由城主府的侍卫抬过去。

  城主府虽在宝鼎山上,但却只是位于宝鼎山的边缘,往深处的宝鼎之中,那才宝鼎城里灵气最好的地方,也是世俗界俗称的风水宝地。

  两位妖尊一直在此地修行。

  刁城主决定让女儿去拜访银月妖尊,而他则去拜访青魄妖尊,父女俩可以探探两位妖尊的口风。

  刁凌惜素来得银月妖尊的青眼,每次她前来拜访时,银月妖尊并未拒绝,这次也一样。

  见到银月妖尊时,刁凌惜拖着病体,恭敬地施礼。

  “你怎地变成如此?”银月妖尊诧异地看着刁凌惜虚弱的模样,暗忖难道宝鼎城里有人胆大包天,连城主之女也敢打伤?

  刁凌惜委屈地道:“妖尊,晚辈这是被一个女人所伤,那女人据说是宁丹师的道侣……”

  良久未见银月妖尊开口,刁凌惜抬头望去,却见那美艳的妖修红唇微勾,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妖尊?”刁凌惜错愕地看着她,不知她是何意。

  银月妖尊漫不经心地道:“原来如此!既然对方是宁丹师的道侣,你便让她一让,没事别去招惹她。”

  “妖尊!”

  刁凌惜震惊地看着她,完全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说,和她想像中的不符。

  她知道银月妖尊为何会对自己青眼有加,这是因为自己的体质与众不同,天生的纯阳之体,在那些女修眼里,简直是再好不过的炉鼎之体,双修道侣的第一选择。

  可惜这纯阳之体却是出现在一个女子身上。

  若是纯阳之体为男子,只怕魂兽大陆的女妖修们都要为之疯狂,狂抢为夫君。

  不过虽然这纯阳之体是女子,依然很吸引很多女妖修的目光,纵使不能当成炉鼎双修,放在身边偶尔吸一些阳气也足矣。

  银月尊者自然也是打着这主意。

  所以刁凌惜顶着这副模样过来,就是想让银月尊者为自己出气的,哪知她却让自己避让打她的人。

  银月妖尊微微笑起来,语气柔和,“本尊知道你素来喜欢好看的男子,那宁丹师确实是个极好看的,但他的炼丹本事亦不差,你可千万别去招惹他,本尊还想让他为本尊炼丹呢。”

  刁凌惜茫然地看着她,不明白为何两位妖尊的反应和以往不同。

  然而未等她弄明白,银月妖尊已经挥手,让府里的妖兽们将她送出去。

  等刁凌惜离开银月妖尊的洞府时,发现父亲正好被青魄妖尊座下的妖兽送出来。

  一阵山风吹过,父女俩面面相觑,都有些凄凉的模样。

  父女俩的心变得沉甸甸的,但也知道这里是两位妖尊的地盘,不宜说什么,皆沉默地回到城主府。

  “父亲,青魄妖尊说了什么?”刁凌惜询问。

  刁城主的眉头紧锁,“青魄妖尊让城主府没事不得去打扰那天级丹师。”

  回想当时青魄妖尊那命令式的冷酷口吻,刁城主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更让他心情微妙的是,青魄妖尊给他下的命令,竟然让他派人去天阵城,警告天阵盟。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