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们,今天第四更来了!爽与不爽,兄弟们自己说!

  摩托车手似乎倒也不担心李云道会耍诈,只不过是深夜到这乱葬岗一样的停车场,总还是会让人觉得有些心生恐惧,说话一是为了提醒,二是为了壮胆。一脚深一脚浅地跟在李云道身后,终于到了那辆北京JEEP前。

  那人诧异道:“东西在车上?”

  黑暗中他看不清李云道的脸,只听得李云道说道:“从一开始就在车上!”

  那人失笑,也不知道是笑那面具男还是笑自己:“拿出来吧。”

  李云道打开副驾的门,拿出那只装着书的袋子,拎在手中,很沉,转身时,挥了挥手,似乎在赶去身边的蚊虫。

  那人的注意力都在那袋子上,有些好奇:“很重?”

  李云道无奈道:“那个时候,电脑还没有普及,哪里有什么电子存储器?都是一本一本的试验笔记!”

  “哦?”那人伸手想接过那袋子,李云道却疾退两步,那人急道,“你想耍花样?”

  李云道轻笑道:“没没没,就是有些舍不得……”

  那人觉得好笑:“这东西,对你来说有个屁的用……”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猛地一下子捂住了喉咙,黑暗中,不断有液体从他喉间被割开的缝隙里喷涌而出。

  那是血!

  李云道冷冷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只是看着那人捂着喉咙蹲了下去,喉咙里发出嗤嗤的声响。

  他刚刚退后两步,只是怕那被割开的喉咙会有血溅到自己的身上。

  月黑风高杀人夜。

  许久不如此杀人,似乎都有些手生了。

  怒发冲冠,因为情义二字。

  地上的人很快就开始抽搐,在黑暗中蜷缩成一团。李云道知道,这人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而是因为鲜血流入了气管和肺部,最后他会死于窒息。窒息而死的人,死状是最为恐怖的。但这样出卖国家和民族的人,让他如何去死,似乎都不为过。

  过了片刻,那躺在地上的人便不动了。李云道蹲下身,检察了一下他身上的东西,只搜出一部手机,其余的倒是连一样能证实他身份的东西都没有。

  “看来还是个老手啊!”李云道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翻着那部手机,这个时候就不得不感谢现在的手机都有指纹识别功能,所以就算这家伙死了,手机却一样可以打开。没有微信,没有短信,只有寥寥数个电话往来。李云道将手机收好,又从车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拔了个电话,接通后便道,“师兄,差不多可以行动了!”

  尸体自有人来处理,李云道知道自己当下最重要的是把血清送到医院。血清是不是真的,那就要看乐胖子自己的命了。如果对方是骗自己的,给了一瓶假血清,那么乐天的死活,也只能由老天爷来决定了。

  血清送到医院,李云道便独自一人走出医院大门,大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丰田越野。

  李云道看了一眼车牌,便走过去上了车:“师兄,京大那边怎么样?”

  坐在驾驶位上的树人师兄憨笑道:“放心,去的都是最好的人手,他们就是有三头六臂,也跑不了!我们现在去哪儿?”

  李云道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深吸了口气:“但愿还来得及,否则薛红荷真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怕是这辈子都没有颜面去见绿荷师姐了!”

  一把好不容易才从黑市弄到的狙击步枪对准了瞄准器里的老人,不过他对不时那个不时在屋子里走动的绿裳女子却更感兴趣。小时候母亲也是如此,永远闲不下来,眼里都是家务活儿——这个将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条的绿裳女子很容易便让他想起了年幼时便已经去世的母亲。

  距离很远,瞄准器里的十字标中心根本无法对准了某个具体的部位,不过他已经测量过今晚的风速和湿度,按照以往的经验,哪怕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他扣动扳机,他相信瞄准器里的那颗脑袋便能像西瓜一般炸开。

  看到那女子蹲在老人面前帮老人捶腿,他将微微上了眼睛——小时候,似乎母亲也曾这样照顾着之后一手将他抚养成人的外祖母。

  不知为何,他的眼眶有些湿润。

  “金蝎,你那边情况怎么?”通讯器里响起一个声音。

  他的情绪瞬间收敛,刚刚才浮现在脸上的一丝柔和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却是双目中的刚毅和脸上的绝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刁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仲星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星羽并收藏大刁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