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功夫?”李云道笑了起来,“亲爱的谢尔盖先生,你让车尔尼抓了我手下东欧行动处的人,最后告诉我只是为了‘表面功夫’,恐怕难以令人信服啊!”

  谢尔盖似乎也早就猜到李云道会提及这一茬,抚掌三记,不片刻,便有人带着薄家兄弟、欧阳靖等人从一侧内门处走了出来。https://

  谢尔盖提起茶盏,笑着道:“你的人,毫发无伤!”

  看到李云道,薄家兄弟和欧阳靖三人同时一惊,几乎异口同声:“主任?”

  谢尔盖挥了挥手,手下人便帮几人松开束缚,三人微微活动着手脚,并同时开始观察周边的环境,却突然听到年轻的二部掌舵人道:“你们先出去跟周副官汇合!”

  “不行,要走一起走!要死一块儿死!”欧阳靖此时微微有些激动,在他看来,李云道是打算用自己来换他们这几个俘虏的性命,这对任何一个二部的铁血男儿来说,都是不能接受的。

  李云道微微皱眉,给薄小车使了个眼色。薄小车对李云道是相对比较了解的,一个眼神便立刻会意:“哥,欧阳处长,我们出去等,主任应该跟这位先生还有事情要谈!”

  李云道点头,三人这才会意。

  等他们出去了,谢尔盖才笑着摊开手道:“现在你可以相信我的诚意了吗?”

  李云道却淡淡笑道:“诚意是看到了,但我想谢尔盖先生放下之前不死不休的仇怨,花了这么大力气把我‘请’到边境的双子城来,应该不单单是为了双方的合作这么简单吧?”

  国与国之间的合作有很多种形式,以之前李云道在莫斯科营救何大海时结下的梁子,像谢尔盖这种睚眦必报的地下世界掌舵人完全不必通过他这条线来进行沟通,毕竟李云道的上面还有诸多能拍板的大人物,无论通过哪一位,都能达到今天的效果,也许效果还要更好一些,但他大费周张地把李云道弄到此处面谈,自然便不会仅仅是为了合作那么简单的事情。

  谢尔盖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精致杯子,伸手入怀。

  李云道面色如常,风轻云淡,丝毫不担心谢尔盖会突然发作。

  果然,这位俄国地下世界的黑道巨擘从怀中只是拿出一张照片,放在茶几上,往李云道这边推了过来。

  李云道不动声色地接过照片,等看清照片上的内容时,却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看向对面一脸笑意的谢尔盖:“什么意思?”

  谢尔盖深深叹了口气,才道:“照片上的女人叫特利亚,是原加盟共和国乌克兰的一名作家,后在在独立运动中被迫害致死,牺牲时才不到三十岁。当然,她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女儿安娜。”

  照片上的女人,跟李云道从碧姬夫人身边带走的安娜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哪里还能猜不到两人的关系。而后,李云道露出一丝苦笑,仔细端详着对面的谢

  尔盖,过了良久才迟疑道:“你……是安娜的……父亲?”

  谢尔盖大笑着摆手道:“特利亚那样优秀的女性怎么会跟我……哈哈哈,我那时候不过是个小角色……当然,我现在依然是个小角色……也不瞒你了,安娜的父亲,正是我的那位老朋友,这一次也是受他所托,来跟你恰谈情报合作的事情。”

  李云道顿时倒抽一口凉气:“费拉基……”

  “嘘!”谢尔盖让手指放在唇边,神秘一笑道,“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他知,至于安娜小姐那边,得看我那位老朋友的想法了……”

  李云道长长吁了口气,这个大八卦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但他马上又意识到,碧姬夫人把安娜作为仆人赠予自己的时候,那位钦慕自己老头辈子的女子是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真相呢?

  谢尔盖见李云道若有所思的样子,笑了笑道:“李主任,您也不用有太多的担心,我知道如今你把安娜小姐安置在你新创建的情报学院里任职,我的那位老朋友认为这样很好,他并不希望安娜卷入国与国之间的是非,作为一个普通人平平安安地过完一生,这是她母亲生前最大的心愿。”

  李云道点了点头道:“贵方的意思我明白了,不过安娜是个独立的个体,人生的路要如何去走,应该还是要尊重她个人的想法,我能答应你那位老朋友的是,绝不主动或者引导她脱离普通人的生活轨迹,但是你们既然已经找到了她,自然应该知道,她是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刁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仲星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星羽并收藏大刁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