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门外,甲士如蚁矛戟如林。grshuwu.com值守甲士手执兵器对徐乐怒目而视,几个带头军将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徐乐碎尸万段才遂心愿。众人神情徐乐看得一清二楚却并未曾放在心上,以区区三十骑纵横城中,数万鹰扬束手不能制,最终逼迫得卫玄低头乞和。曾经威风八面的阴世师、骨仪全家被执,自己也被请到这大兴宫中与代王以及卫玄当面相谈。身为武人,这番经历足以傲视天下,倘若阿爷还活在世上,也要对自己称赞一番。人生至此夫复何求,纵然顷刻间遭遇不

  测也无遗憾。再说,就算借他们几个胆子,他们又哪敢对自己动手?咬人的狗不露齿,倘若卫玄真的居心叵测,反倒会让部下韬光养晦,等到时机合适之时再一声令下,让部下一拥齐上把自己斩成肉酱。如今这般举动明显是下面众将心中含恨又对自己无可奈何,只好用这种方式表达不满,说到底还是无能的表现。再说,就算他们想动手,也要有这个实力才行。如今的长安城内虽有千军万马,可是代王能

  够调动的兵力客远远没有这么多。卫玄以阴世师、骨仪全家作为筹码向自己求和,代价就是玄甲骑不得阻拦京兆鹰扬兵救火。徐乐对此并无异议,眼看城池就要易手,他也不希望在这个时候把城池烧成白

  地。再说,徐乐为人外冷内热,冷峻外表掩饰不住赤子之心。别看他平日不苟言笑,沙场上更是辣手无情不在意人命。事实上,从小受阿爷言传身教,徐乐比起当下大多数军将更爱护百姓。他很清楚,这把火如果绵延不断,不知有

  多少百姓会失去家园或者倾家荡产,只不过玄甲骑身入绝地,不兵行险着又该如何。妇人之仁只会害了袍泽部下,对百姓也没有好处。行霹雳手段,秉菩萨心肠,是他始终坚持的道路。今晚种种行径说到底就是为了以战迫和,逼迫敌人主动求和,以杀止杀而已。如今既然目的达到,也就没必要再枉造杀

  戮。是以徐乐对于鹰扬兵救火的要求慨然应诺,那些士兵也不怠慢,立刻抄起各色器械扑打火焰、隔绝火源,其热情远在守城之上。要知玄甲骑一路而来,点着了长安城中十几处坊巷。再加上火罐以及柴草的作用,火势越来越大,渐成火烧连营之势。千八百人根本控制不住火情,要想灭火非大军出动不可。如今城中大部分鹰扬兵不是去保护自己的家宅就是跑去灭火,就连大兴宫这边也不例外。恐怕除了眼前这些武士以外,代王杨侑和卫玄也拿不出再多的兵力充当仪

  仗。自己今晚杀了那么多人,还怕这点兵马?徐乐能理解这些人的情绪,家宅被焚,袍泽被杀,他们对自己没有仇恨才怪。不过这种反应,却让徐乐有些看不起。身为七尺男儿,理应以白刃厮杀,不惜血溅五步也要

  斩杀仇敌,这才是大丈夫所为。做这种儿女态,又有什么意思?

  卫玄摆出这种场面的目的或许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不过见此情形,自己对这帮鹰扬兵反倒更加鄙夷,眼神中也充满了不屑,从宫门昂首而入。按照徐乐心思,他想要单骑前来,看看卫玄敢把自己怎样。但是玄甲骑一干部下,谁也不会放心将主以身犯险。乃至争议再三,也是由韩家昆仲陪同徐乐前来,以放卫玄

  耍弄诡计暗箭伤人。韩约乃是徐乐的总角之交,又是老太公徐敢一手栽培出来的斗将,和徐乐是多年伴当心意相通。打斗之时两人互相配合援护,足以抵得上几十人。韩小六不光对徐乐忠心耿耿,更有一手神射本事,堪称百步穿肠抬手不空。即便卫玄存心不善,以这三人的手段,也足以杀出重围。是以此时便是韩约在前,韩小六在后,三人鱼贯进入大兴宫

  中。韩家兄弟自幼生长在徐家闾不曾见过什么大世面,本以为晋阳已经是人间城池的极限,直到进了长安才知,原来世间还有如此气派的宫室楼阁。踏入宫门的刹那,即便是

  老成持重的韩约,也忍不住向四下张望,希望能把这宫室看得清楚些,少年韩小六就更不用说。徐乐虽然比两兄弟沉稳,却也不愿指责这两位好友的行为给自己丢面子。说到底自己不是世家子弟,面子不是靠风姿仪态换来的,而是靠本事一刀一枪拼杀得来。若是没有今晚半夜厮杀纵火的种种举动,卫玄怎么可能把自己引入大兴宫中?反过来说,自己兄弟既然来了,不管怎么做,他们也得远接高迎不敢有丝毫不敬。说爱兜底,现在

  的天已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盛唐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天使奥斯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使奥斯卡并收藏盛唐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