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书生气也应改改。”

  “行,好好服务几天,我那口子已生了个女儿马上能上班,你说娘儿们不看娃,让杨福看娃会不会惹世人笑话?不过这次不能错过极佳的机会,体验一把哄孩子的乐趣,写小说时插入,一定是活灵活现的一段佳话,让看小说的人,沉浸在天真浪漫之中,哈哈,你看看孩子是不是象她妈?”

  杨福打开手机,屏幕上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照片,夏海眼瞧过去,怕啥来啥,这与两个儿子小时的照片没有太大的区别,迟早的事,一定会被有心人发现,张玲玲再来,一定会更加难缠,这是对付自己的王牌,要变本加利和自己来事,她一定还想要一强更抗硬的王牌,要个掉几几的儿子啊。

  “祝贺杨福有千金作伴,一定能写出感人的故事,噢生下了多长时间?”

  “半个月啦。”

  “好你忙去,少说还得半个月来上班。”

  “可能。”

  杨福走了,夏海心想,半个月争取摆顺,不想再与玲玲鬼混。

  中午过后,夏海想到外面转一转,但是老魏叔来了,他上了田山川的房车,关起了门要说话。夏海能想到,这是小魏叔的说客,他不想离开崛起,当然,夏海也不会那么心狠,事实上雕刻厂应搬离冶炼的地方,工人们一定会向外传出冶炼厂用矿的消息,搬出厂子应到对事沟,对事沟石岩含矿量低。走不走在于小魏叔,不给你下马威,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没有错。但不是错,是不识眼色。

  “夏海你知道,我和你小魏叔情同弟兄,这次专程找你要唠叨唠叨,是不是为白馍羊肉引起了对他的看法?”

  “老魏叔,小魏叔能感觉来,这就好,最起码知道是这件事引起的,但我就不明白,冯家为一个馍发生了不愉快,几个人把人家的一只羊和蒸下的白馍给吃了个底朝天,这些人被狼还狠。”

  “这也难怪,可能是饿了或者好吃,才发生了吃空的事,不过,这些人就不想想为一个馍发生了叔要打侄的事,就不能少吃点吗?让夏海贤侄为此事大动干戈,依我说,事情过去了,你气也消得差不多了,别的我不管,你给小魏叔一碗饭吃得了,再说,这件事只有咱二人说说,放到桌面上还真不好说,叔的意思你应明白,拿白馍和羊肉收拾别人不妥,人家会耻笑的。”

  “魏叔,我没有说啊,事实上,小魏叔在豹子沟的厂子不能办了。”

  “你的意思是倒个地方?”

  “也可以这么理解。”

  “那就不用领三年的工资了?”

  “对。”

  “那把厂子办到啥地方?”

  “对事沟有石岩的地方都可以。”

  “少说也得几百万你出钱?”

  “最多五百万找姚雪。”

  “你他妈让叔跑一回,我忙得一天昏头昏脑,怎么就不打个电话问问,我走了。”

  “魏叔,今晚住上一夜,明天走不行吗?”

  “都是为一个人把人快忙死了,就是一个头疼的药不知试制到什么时间,这里有昨天的试制品,叔给你留几片,看有头疼脑热的给试试?”

  “魏叔,这怕有违规之嫌吧。”

  “阿嚏……昨晚把被子蹬下了床,还感冒了。唉老魏叔你什么时间……阿嚏……,不行了,我控制不住了,谁有感冒药啊?”

  先生刚说完,鼻涕眼泪流了出来。

  老魏叔说:“先生,有药厂试制的药你试试?”

  “行。”

  夏海倒了一杯水,魏叔给了一粒药,先生吃了下去,喝了一杯水,说他浑身正在出汗,要在房车上休息,夏海同意,就让先生入睡了。他送魏叔回豹子沟。

  夏海送走魏叔,在临设区转了转,百亩之地,划出机器设备停放,车辆停放,材料堆积,加油小站等一看就很专业,到人住的地方己开始用砖铺路,平平整整,端端正正,购来了不少的盆花,在人行道两旁摆放,有工人正用水车的水浇花,人居环境改变,使人心情爽快。靠前正在搞一个小广场,正在平整,看架势还是用砖,若遇雨天,人们行动起来就方便的多。

  不能转了,回去要看一看先生,药一旦有问题,出了人命怎么办?

  回到房车,先生起床正要去小便,但你掏得早了,被夏海看在眼里。看过心里明白,原来是这么回事。

章节目录

下海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我有你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有你有并收藏下海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