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挑礼物。

  这一溜摊主齐刷刷难堪,末了蹦出一声真情实感,“艹!”

  …………

  早晨,百花胡同。

  张桂琴上班了,许非在家招待李程儒。

  这货拿来几瓶好酒,牙花子都乐出来了,“四万件,四万件,一扫而空!珍藏版也卖了五分之一,哎哟,许老师您做生意就如天外飞仙,羚羊挂角,我算服了。”

  “夸张了啊,我这就是薄利多销,外加宣传吆喝。

  利润大,成本也高。我联系了几家大国企食堂,他们提供盒饭,内部价,最后也得上百万。”

  “应该的,应该的!”

  李程儒拍着胸脯,“这钱我们一人一半,国家大事,匹夫有责。”

  预估60万份盒饭,听着多,其实也就够志愿者每人吃一顿半。许老师大手笔,这次能为京城gdp增长贡献0.01%。

  “我明天……不,我下午就去,催他们赶紧生产。面料也不太够了,我再进点。”

  “珍藏版卖到一半先停一停,剩下的亚运期间再销售。30多个国家参赛,光外国游客就得十几二十万,西单是必逛的地方。

  开幕式之后,我们第二批货上架,主打男女西装。这次走高价,一千套就行。”

  “那有没有第三批,运动装还得上线呢?”

  李程儒急着追问,见对方笑而不语,忙道:“我肯定跟着你干,我最服有本事的。”

  “运动装不忙,亚运之后必迎来体育热潮,以后再说。”

  “行行,听你的。”

  李程儒没别的,吃肉吃的倍儿香。

  俩人正聊着,门咣啷一开,张桂琴慌张张回来,“小非,店里遭贼了!”

  ……

  伊莲服饰今天依旧热闹,围了好多人,议论纷纷。

  “谁啊这么缺德,见不得别人好。”

  “霍霍得跟猪圈似的,忒差劲了。”

  “也怪这家最近太火,西单生意全在这儿,眼红呗。”

  “让一让,让一让!”

  许非和李程儒挤进去,心惊肉跳。

  门开着,标志性的大玻璃窗被砸坏,里面狼藉一片,衣服被扯烂甩在地上,墙面也泼了油漆。

  警察正在勘查,一抬头:“哟,许同志!”

  “你好你好,现在什么情况?”他握了握手。

  “初步估计,作案时间应在昨天深夜,今儿一早被发现。损坏大玻璃窗两面,衣物一百九十六件,现金失窃一百零七块,具体数额还在核算。

  呃,您平时有得罪什么人么?”

  “没有。”

  “最近一段也没跟人结怨?”

  “绝对没有。”

  警察问了些事情,表示一定认真负责,尽快找到罪犯。

  待他们走后,张桂琴心有余悸,道:“幸亏我每天都把钱带走,库存也没剩多少,不然就毁了。”

  李程儒沉着脸,“艹他妈,这特么谁干的?”

  “还能有谁?贼不可能扯衣服,泼油漆,咱们最近太扎眼了。”

  “那怎么办啊?”

  “先停业装修吧,正好你去处理下一批货,我去联系报社。”

  “这个……不用吧,警察不说尽快破案么?”

  “说是说,但也要给点压力……”

  许非最郁闷,可他必须淡定才能让别人放心,“得让人知道知道,赞助商的店不是那么好砸的!”

  (还有……)

章节目录

从1983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睡觉会变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觉会变白并收藏从1983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