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之间纠纠葛葛,牵牵绊绊也差不多十年了,就连厉政都十岁了,兜兜转转,事到如今,两人几乎又回到了原点。

  他一个局外人看着都替他们着急,一个问了,一个不说,一个疼惜孩子,一个又忘却了曾经,如此下去,这心结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打开!

  “很多东西,都需要说清楚,别人才能明白的,不管到底是怎样,你都没必要一个人硬扛着,说出来,厉董他会理解的。”

  黄毅都无法想象,老板这几个月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先是满世界的找她,好不容易找到了,又非要将她扔货船带回来,现如今也是如此,听说她跑出了医院,老板虽然说无所谓,别管了,但那脸色阴的,哪里是不想管的样子!

  还有之前,秋姨擅自对她行凶,厉沉溪那恼羞成怒的,若不是黄毅急忙处理了秋姨,都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呢!

  舒窈闻言就垂下了眸,目光沉沉,雾霭连连。

  说出来他就会理解吗?

  但那样的话,结果无外乎有两种,他真的理解接受,为了保护她和孩子们,再次与安嘉言为敌,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厉氏的实力虽然强劲,但也只在国内,国外于他而言,还是生疏的,就算他愿意孤注一掷,但如果失败了呢?

  岂不是将他和孩子们,再次全都搭上了?

  这个赌注,舒窈不敢尝试,也无法尝试,太冒险了,和牺牲自己一人相比,这个代价太大。

  而另一种结果,就是他知晓一切,为了守护孩子们,只能忍痛和她彻底划清界限。

  虽然会如她心愿,但与其看着他退缩远离自己,还不如这样让他误会下去,因为前者的心痛,远远是她无法想象的。

  一路上,她沉默不言,静静的听着黄毅说了很多,他几乎嘴皮子都要磨碎了,但眼看着车子抵达医院门口,她下车时也只说了句,“谢谢你,黄秘书,让你操心了,但我真的没有什么缘由的。”

  对于曾做过的一切,她只能说是自己的计划失算,不慎牵连到了两个孩子,仅此而已。

  其他的,她不想再多言,也不会再多解释。

  厉沉溪不管是恨她,还是报复她,都是她应得的,毕竟给孩子带来的伤害,也是她无法替代和消除的。

  黄毅愣了愣,眼睁睁的看着舒窈对着自己轻微颔首,随之转身进了医院,他不耐的唉声叹息,他是真想告诉她一句,厉董就在等她一句解释呢,难道她看不出来吗?

  舒窈径直上了楼,按照记忆中找到了两个孩子的病房,隔着门上玻璃,看到了还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厉政,心脏莫名一紧,半晌后才迈步去了旁边病房。

  她没敢过多瞧看一二,担心厉霖发现自己,正巧遇到了护士,便将自己手中的餐盒递送过去,“麻烦您,能将这些交给厉霖小朋友吗?”

  护士一怔,舒窈连忙又说,“实在抱歉,我不太方便,所以只能麻烦您……”

  “这……”护士有些为难,但看着她如此诚恳的份上,也不好直接拒绝,便说,“厉霖刚吃过了饭,所以可能吃不下的。”

  “这样啊……”舒窈有点小失落,轻微的低下了头。

  护士感觉自己是不是说的太直接,也太伤人了,思量着想安抚她两句时,一道女声就传了过来。

  “给她送进去吧!”

  护士和舒窈几乎同时闻声看去,就见吴妍从另一个方向走了过来,一身娇俏雍容,婀娜的面容上还透出些许浅淡的笑容,看上去尤为亲切和煦,而那笑未及眼底,也显得格外突兀和敷衍。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砂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砂糖并收藏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