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动躲在与肉馒头摊子有一段距离的杂货铺旁,并不敢靠太近。kytxt.com

  尽管做了些掩饰,可正如他熟悉平栗一样,平栗对他也是熟悉的。

  骚动传来之际,与守在茶摊的手下目标一致,云动立刻去追向平栗放冷箭的人。

  混乱的人群稍稍阻碍了速度。

  云动把挡在面前的人往旁边一推,肩头突然搭上一只手。

  他立刻按向那人手腕,二人厮打在一起。

  转瞬过了七八招,云动便意识到对手身手在他之上。

  “锦麟卫办案,你是哪方人?”云动压低声音问。

  那人并不吭声,招式越发凌厉,没过多久就寻到破绽,扼住了云动咽喉。

  云动一动不动,脸色铁青。

  他身手并不弱,甚至可以说在锦麟卫是数一数二的,没想到交手几十招就败下阵来。

  与他交手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这些念头才闪过,捏住他要害的那只手就松开了。

  云动迅速转身,就看到那人脚下如风很快消失在人海里。

  云动不由皱紧了眉头。

  那人攻击虽霸道,他却没有感觉到杀意。

  也就是说,那人原本就没想要他性命,而是——云动看向暗杀平栗的人撤退的方向。

  那人的目的,是阻止他去追暗杀平栗的人。

  这是为什么?

  云动正想着,几名锦麟卫就把平栗带了过来:“五爷,箭上有毒,平栗情况有些不妙。”

  平栗被两名锦麟卫架着,双目紧闭,脸色发黑,头有气无力垂着。

  那支箭依然扎在他肩头。

  箭上既然淬毒,说明那方人一心要平栗性命,十之八九是剧毒。

  云动以布巾裹手把箭拔出来,一股带着腥臭味的乌血立刻涌出。

  他当机立断掏出匕首把平栗肩头那块肉剜去,胡乱缠上布条,吩咐道:“先带回去再说。”

  剜去血肉的瞬间,双目紧闭的平栗颤了一下,随后又没了动静。

  平栗陷入了长长的梦境。

  梦里,他又回到了小时候,还是那个八岁的小乞儿。

  他已经很久没有吃饱过了,偶尔有好心人把残羹剩饭倒进他的破碗,夏日时甚至能闻到馊味。

  即便这样,他也会狼吞虎咽吃下。

  他看到过太多昨日还一起乞讨的乞儿,转日就成了冰凉的尸体,被人拖走扔到乱葬岗去。

  多吃东西才能活下去,才能长大,他不想被丢到乱葬岗,让野狗撕咬他的尸体。

  直到这日,他碗里多了一个肉馒头。

  白胖松软的肉馒头还冒着热气,是刚出锅的。

  那一刻,他就疯了。

  谁抢他的肉馒头,他就和谁拼命!

  后来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他想过很多次,倘若那日没有义父出现,他为了护住肉馒头被打死值得吗?

  那个答案从没改变过:当然值得。

  正是为了一个肉馒头拼命的那一次,他才意识到有些东西值得豁出性命去争取。

  脖子被掐住,呼吸越来越困难,而他还死死咬着抢他肉馒头的那个乞丐的胳膊不松口。

  眼前模糊之际,他看到一双脚停在面前。

  掐他脖子的乞丐被丢到一旁,那人弯腰把肉馒头递到他眼前。

&ems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掌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冬天的柳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天的柳叶并收藏掌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