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凌感受到阮白的不安,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几乎要将她给嵌到骨子里:“不要想那么多,一切很快都会过去。”

  阮白淡雅的笑了。

  踮起脚尖,在他唇畔吻了一下:“我和孩子们等着你回来。”

  慕少凌低头,在阮白细腻优美的脖颈间,落下一连串细碎的吻。

  慕少凌驱车离开。

  阮白站在别墅二楼,愣愣的望着那辆宾利消失在眼帘,心里有一种酸涩又无奈的感觉。

  对于慕少凌前去赴林宁的“约会”,要说她没有心怀芥蒂,那绝不可能。

  明知道慕少凌现在是在演戏,但阮白的心底始终存在着一种难以消弭的魔障。

  可是现阶段,没有任何的办法,想要彻底的解决光碟事件,除了忍,还是忍。

  ……

  华灯初上,戴着墨镜的林宁,今晚心情特别好,她驾驶着豪车,来到九号主题餐厅附近的停车场。

  林宁停好车,就要从驾驶座上下来,这时却见车前一个黑影猛地一晃。

  接着,她便听到一阵痛苦声:“哎哟,疼死我了,大家快来看,这豪车要撞死人了……”

  林宁心里猛然一惊,慌忙的打开了车门,精致的细高跟鞋刚一落地,便看到一个穿得衣衫褴褛的,头发乱蓬像鸡窝一样的中年男人,正半死不活的躺在自己的车前。

  他似乎“受了伤”,黑黢黢的胳膊和大腿上,似乎还淌着一滩血迹。

  林宁总觉得,这个流浪汉有些眼熟。

  但流浪汉脸上脏污的痕迹实在太明显,让她恶心的不想看第二眼。

  自己的车速明明很慢,根本不会撞到人,而这个流浪汉在自己停好车以后,突然躺倒自己车前,明显是碰瓷的。

  要是换成以前,林宁少不得要恐吓对方一番。

  但现在她急着赶赴慕少凌的约会,没那么多时间跟流浪汉磨叽。

  她直接从包包里掏出几百块钱,像是施舍乞丐一样,扔到了流浪汉的身上:“拿着钱,赶紧滚,否则,我要报警了!”

  流浪汉带血的手臂,灵活的将几张艳红大钞,塞到自己口袋里,抬头,看到是打扮极为时髦精致的林宁时候,他眸中闪过狂烈的惊喜。

  也顾不得继续伪装受伤了,流浪汉直接从地上爬起身,狠狠的抱住了林宁的腿。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闺女啊,我的好闺女宁宁,我都找了你好久了,今天终于又碰到你了!你都不知道,爸为了找你,吃了多少苦头,现在爸连饭都吃不上了……你这个狠心的吃香喝辣,却对我不管不问,你说你咋这么不孝顺呢?”

  听到他自称自己的父亲,林宁大惊失色!

  她这才正眼打量了流浪汉一番,这熟悉的轮廓,不就是前几次对自己死缠烂打的那个男人苏德吗?

  “放手!你认错人了!我根本不是你要找的人!你再纠缠,我叫人弄死你!”林宁恶狠狠的威胁着苏德,使劲的掰他的手,恨不得将他脏腻的爪子给剁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