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所有故事,没有人成为英雄的路上是一帆风顺的,或多或少总得失去一些什么,又或者本来就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比如起点孤儿院。fjshuwu.com

  又或者看看瓦罗兰大陆上面的英雄们,他们或多或少中背负着些什么,如果说这就是英雄的宿命,我想很多人宁愿不当英雄。

  然而宿命之所以是宿命,就代表着你逃不掉啊。

  “小锐雯,回来吃饭了。”

  一片祥和的农庄里,孔德老人高声喊道,而本来正坐在草堆上看着夕阳的锐雯回过神也答应了一声,喊道:“来了。”

  然后她牵着牛慢慢往回走,夕阳下,这一幕很唯美,然后镜头一转,三人在亮着温馨灯火的屋子里吃饭,孔德老人慈祥的给锐雯夹了一筷子菜,说道:“来来,锐雯,今天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鱼,多吃点。”

  “谢谢老爹。”锐雯回过神,勉强一笑说道,然后也给孔德夫妇夹菜,孔德跟自己老太太对视一眼,然后又笑着对锐雯说道:“瑞文,刚刚在想什么?以前的事情想起来一点了吗?”

  锐雯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没有也没关系,你就一直在这里住着,我们都把你当亲人看待,你以后啊,就开心点,啊。”孔德老人笑眯眯的慈祥说道。

  锐雯微楞,然后露出一个笑容,说道:“谢谢老爹。”

  一顿饭吃饭,锐雯收拾桌子走了,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说道:“她总是有心事。”

  “谁丢了一段记忆都会这样。”孔德也有些叹气的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

  孔德想了想,说道:“我上次捡她回来的时候还捡到一个东西。”

  “什么?”

  “来。”孔德带着老太太去了他俩的卧室,将床底下的一个袋子打开,说道:“看。”

  “一把刀?”

  “恩,明天我去神庙看看,帮她把这把刀修复了,说不定可以让她想起一些什么,最少也能让她开心点。”孔德说道。

  “行不行啊?”

  “行不行都试试再说,好了好了,咱们快睡吧,明天我还要起早……”

  就这样,第二天,孔德带着布包就去了神殿,神殿的守卫人员手下布包,将孔德老人打发了回去,然而在铁匠处,当一名铁匠仅仅是将断刃碎片拼凑在一起时,亮起的符文让他意识到不对,收起布包走了出去。

  画面切换,回到家的孔德正兴高采烈时,一队士兵上门,把正在犁地的锐雯团团包围,冰冷的说道:“你涉嫌一场重大谋杀案,请跟我们走一趟。”

  孔德夫妇惊慌不已,帮着拼命辩解,但锐雯还是就这么被带走了,在神殿里进行审判,他们审判的是素马长老的死,锐雯在看到符文大剑的那一刻记忆全部觉醒,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对他们控诉自己杀了素马长老供认不讳,毫不辩解的就这么被收押了下去,走出人群时,镜头给了一名穿着黑袍的人特写,是亚索。

  晚上,孔德老人偷偷来找锐雯,想将她带走,一场亲情戏看的人心里暖暖的,但就在这时亚索来了,他要跟锐雯决斗,锐雯解释,但是亚索不听,提起剑就进攻,在两人战斗的时候锐雯的刀被亚索的剑击碎,一块碎片飞向了阴影处的孔德老人,锐雯拼命的挡在了孔德身前,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风墙出现在了锐雯前面,挡下了那块碎片。

  亚索失落的说道:“你是对的,凶手不是你。”

  “如果当时我在的话……”亚索懊恼异常,满脸痛苦,锐雯脸上也带着痛苦跟懊恼,歉意的看着亚索,就在场间陷入寂静时,一道声音响起。

  “负起责任是赎罪的第一步,亚索。”

  白天的白胡子审判长走了进来,温和的说道。

  “第二步,则是原谅自己。”

  老头站在牢门前看着亚索跟锐雯,亚索沉默片刻,转身离开,锐雯则低头,神色动容,嘴里喃喃念道:“赎罪……”

  “你要留在这里吗?孔德?”老头面带笑意的看向孔德老人,孔德尴尬笑道:“哈哈,我吃饱了出来溜溜弯,没事,我现在回去。”

  “锐雯,好好休息,会没事的。”孔德跟锐雯最后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审判长饱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锐雯,关上了牢门离开,牢房里又恢复了安静。

  庭审正常召开,审判长当着无数市民的面说道:“这个诺克萨斯人承认杀死了素马长老,证据也告诉我们就是如此,所以……”

  “罪名成立!但是死刑无法保持世界的均衡,所以我们寻求的是更漫长更严厉的惩罚,我们将监督这位放逐之刃锐雯修复她所造成的破坏,判处她重劳役之刑,就从……”

  “孔德夫妇家里的田地开始吧,除此之外,你还要修复所有因为诺克萨斯的侵略而给村子所有人家带来的破坏,锐雯,你是否接受这一判罚?”

  审判长严厉的质问锐雯,然而他眼中的笑意让人温暖。

  “我……”锐雯瞳孔闪动,眼中迅速的积满了泪水。

  “我愿意。”锐雯坚定的说道,泪水落了下来,声音哽咽。

  “太好了!!”孔德夫妇在人群中庆贺着,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锐雯应该就从此化为农家女了,从一开始不甘心如此,到现在的心甘情愿,如果能这样也许是一件好事,但就在这时,一人慌慌张张的冲进了庭审现场,高喊道:“不好了!!诺克萨斯人打过来了!!”

  话音刚落,人群还在慌张的时候,一队数千人的诺克萨斯士兵就从街道尽头缓缓走了过来,在前列的,正是伊米斯坦,很显然,他没死,但脸上多了一块像是烫伤的疤痕,他死死的盯着人群中的锐雯,说道:“要不是斥候打听到你的消息,还真被你跑了。”

  “你想怎么样,伊米斯坦。”锐雯在此刻恢复了她作为诺克萨斯最强新兵的气魄。

  “怎么样?当然是送你回去军事法庭,你这个诺克萨斯的逃兵,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要我动手?”伊米斯坦脸上带着残酷的笑容。

  “你保证不对这里的人动手,我就跟你走。”锐雯深吸一口气后说道。

  “很感谢你,孩子,但是我们艾欧尼亚人可不习惯牺牲女人来保证安全。”审判长越众而出说道,随着他的话语,一队艾欧尼亚的士兵也隐隐包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满级导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孜然腰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孜然腰花并收藏满级导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