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长青跟着商队到了南漳郡城后,就找了个客栈落了脚,好在身上还有些卖画存的钱,没有王允礼,他也不用住破庙了。

  刚放下行李左三圈右三圈活动活动筋骨,就听到“咯吱”一声,门被推开的声音,他扭动的屁|股还没来得及收回就看见王允礼走了进来,三年未见,曾经的孤傲少年已渐渐收了锋芒,脸上轻易看不出情绪。

  “咳”王允礼假咳一声,将笑意逼到眼睑。

  叶长青有点不好意思,这个动作他在学习累了的时候经常做,只是还没被人撞见过。生硬的转换话题请人坐下来后,他才问道:

  “你怎么想到离开国子监去了青山书院?”

  “国子监说的好听,你只有真的进去了才知道那究竟是个什么地方,表面光鲜罢了,里面藏污纳垢的外人哪里知道。总之,就不是我们这些人该去的地方。”王允礼的声音有点冷。

  叶长青可以想到,国子监应该就是现代的贵族学校吧,里面的人根本不在乎毕业就业问题,因为要不家里有钱,要不就是关系户,总之是不用自己奋斗的。

  “我见你写的信,这两年在青山书院应该是颇有收获,这次乡试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说到考试,王允礼就黑了黑脸道:“你不知道我有考前焦虑症。”

  “要不要我晚上再给你画一幅画?”叶长青好笑的道。

  “行,刚好我没定房间,晚上就和你睡了。”

  “好,那我睡地铺。”叶长青很自然的说道。

  只是到了晚上,叶长青画了一副炸裂小狮子的漫画给他看后,他顿时就一阵哈哈大笑几声,随意就躺在了叶长青刚铺好的地铺上。

  “你知道吗?自三年前落榜之后,今天是我笑得最畅快的一天了。”

  叶长青怎么会不明白这种感觉,他渴望中举的心恐怕是要百倍强于他的,所以即使再高兴他也永远做不到像他那样的恣意大笑,永远只有一个浅笑的嘴角。

  “不知道,但我觉得再过段时间,你可能会笑得更畅快。”叶长青这意思是认定了王允礼今年必过的。

  王允礼就这样带着笑意自然而然的睡在了地铺上,叶长青就摇摇头自己睡在了床上,刚入睡,就感觉有人爬上了他的床,凑近他说道:“对了,还有件大事忘了告诉你。”

  叶长青疑惑的转了转眼珠子,看着距离自己如此近的王允礼,洗耳静听。

  王允礼就又凑近了几分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正值秋老虎时节,天气闷热,隔着薄薄的里衣,粘乎乎的,,叶长青不自然的就想伸手把他推下去。

  还没行动,就发现身边的人已经闭上了浓密的睫毛,睡着了。

  第二日便是乡试的时间,乡试分为三场,从八月初九开始,每场考三天两夜,共九天六夜,主考官由皇帝委派,此次南漳的主考官是名声斐然的纪大学士。

  入场时考生以炮声为信号,凌晨三点开始点炮入场,叶长青和王允礼吃过晚饭后就赶紧闭目睡了几个时辰,坐在旁边眼睛瞪得跟斗鸡眼似的王贵见时辰快到了就连忙喊醒了他们,提着考蓝就往贡院去。

  到了之后才发现离点炮还有大半个时辰,而贡院外已经排了长龙似的队伍,炮声一响,两处大门四队队官兵就开始搜查。

  而乡试又比院试检查的严格的多了,就连帽子,大小衫、袍等都只能用单层,毡衣要去里,袜子也要单层,就连鞋子都只能是薄底;砚台不许过厚,笔管要镂空的,卷袋不许装里,木炭只许二寸,蜡台要用锡的。

  就连考篮也只能用或竹或柳,必须照南方式样考蓝编成玲珑格眼,大小一致,底面如一。

  可见此次搜查的规格之高,所以等全部考生检查完,就已经到了午时了。

  龙门一开,叶长青就看见王贵一阵风似的跑入院内,将考篮放在号舍案头,急急忙忙的占了两个号房。

  叶长青才想起前天夜里,王允礼在他耳边说的话,原来这就是抢号房啊,为的是怕分到臭号,他不禁又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这些年,他帮他良多。

  叶长青打量着这个高六尺,深四尺,宽三尺的号舍,想着这三天的吃喝拉撒都在这里面,整理好物品后,就等着发卷子了。

  说是不紧张,但是试卷发下来,叶长青还是情不自禁的呼吸急促,在之前县太爷就跟他讲过乡试的潜规则,第一场考试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穿到每个世界考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两看相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看相厌并收藏穿到每个世界考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