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长青真正拥有自己的笔墨纸砚是一次偶然的机会。

  那天李夫子讲完课后问道:“你们中间可有人擅长算学的?”

  因为他还没有开始讲《九章算术》,所以他也是碰运气问一问,万一真有人擅长呢,但其实也没抱多大希望。

  却没想到底下真有一个学生缓缓站起了身。

  他就诧异道:“叶长青,你可真是擅长?”

  叶长青站起来的那一刻还发现坐在他旁边,平时学习最好也最是孤傲的王允礼侧目看了他一眼。

  但是他没有多想只是专心的回答夫子的话道:“是”

  “那你随我出来一下。”

  于是平时没有什么存在感,坐在教室最角落的旁听生叶长青,在几十道探究的目光下跟随夫子走了出去。

  出来后当然是被考校了一番算学的,但这对于在现代学了那么多年算学的叶长青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了,自然是回答的又快又准了。

  获得夫子一番连连赞叹后,叶长青就被推荐给了县太爷,帮忙跟着书吏去核对战后全县的人口数量和土地数目,相比那些书吏一个个打着算盘核算,叶长青的公式算法,自然是更快更准了。

  所以,因为叶长青的加入,县衙的统计工作获得了更快的效率,超期完成,县太爷百忙之中还赏了一套笔墨纸砚给他。

  叶长青紧紧抱着笔墨纸砚回了家,叶李氏看见他抱着这么名贵的笔墨纸砚,吓了一跳,声音还有点颤抖的问道:“你,你,你从哪里来的?不会是偷的吧?”

  说着,扬起手掌就要落在叶长青的脸上。

  看着叶李氏的样子,叶长青的心里莫名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委屈,这一年来的坚持不懈不被人理解的心酸。

  他红着眼睛,忍住打圈的泪水,抬头看着叶李氏。

  叶李氏的手掌最终没有落下来。

  第二天,叶长青正准备起来上学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床头多了个书包。

  睡在旁边的叶杏就告诉他:“这是娘,昨儿连夜给你做的。”

  叶长青本来不打算用的,但又怕这么好的笔墨纸砚在自己的破竹篓里,磨坏了,还是没有骨气的用上了。

  又过了两天,叶长青还在睡梦中时就被叶李氏喊了起来,叶长青就揉揉眼睛不解的看着叶李氏,这还没到上学的时间呢,他还想多睡会儿。

  “再不起来可不要再说我不给你拜师了。”

  听说要去拜师,叶长青就立马从床上弹了起来。

  叶长青和叶李氏就在月夜星空中出了门,叶李氏背着竹篓,叶长青背着书包。

  叶长青不禁想起现代的时候,妈妈每天送他上学的情景。

  他微微侧目看着叶李氏想道:“如果她也每天送我上学,我会不会对她态度好点?”

  只是叶李氏接触到他的目光,瞬间就打乱了这良好的氛围,板着脸训斥道:“背上的拜师礼,可都是全村人凑起来的,我可是在他们面前夸了海口,你是受过县太爷表扬的,你可别到时候给我丢脸了。”

  叶长青还是“嗯”了一声,默默走在她背后,原来她都知道了?她怎么知道的?去县学问的夫子吗?

  这个答案一会儿就得到了分晓,因为叶李氏一到了夫子家,夫子就认出了她,叶长青就站在旁边,十分乖巧的见礼。

  叶李氏就拿出了肉干、大米、芹菜、鱼干等给夫子身边的小童接过,李夫子就训斥了几句叶长青,退了一部分肉干、大米作回礼后,拜师礼就完成了。

  从这之后叶长青就正式成为了县学的学生,有了属于自己的,书包,笔墨纸砚,还有全村人的希望。

  叶富还用一块木板把他和叶杏,叶桃的房间隔开了,还亲手给他做了张书桌,看着整整齐齐摆放在桌子上的墨锭,纸砚,他深深觉得读书对一个穷人家来说真的是代价太大了。

  要知道就桌子上的这几张纸就已经可以换五斤大米,一斤猪肉了,可以够一个彪形大汉吃一个月了,他这读书的费用,可都是从别人肚子里省下来的。

  为了让他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叶家人现在是什么重活都不让他干了,就连村里人也是,他要是放学看到有婶婶挑着担子,他就准备过来帮忙。

  还没有上手,就会被她们中气十足的喝退道:“去去,快走开,这哪是读书人该做的事,”

  翻开面前的《论语》和《孟子》,叶长青觉得学习的压力太大。

  李夫子的教学很快,短短一年就结束了蒙学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穿到每个世界考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两看相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看相厌并收藏穿到每个世界考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