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学

  叶长青前脚到家,后脚报喜的人就敲锣打鼓的过来了,不一会儿叶家就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全村的人都知道他中了秀才,在过去一年见识过他消沉模样的乡亲,此时才敢畅快的笑出来,一个个过来祝贺,就连隔了几个村子的财主、富户也都送了礼来,毕竟这中了秀才和童生的区别还是挺大的。

  在本朝秀才是有种种特权,比如可以免除家里除自己外另两个人的“徭役”,可以穿盘领长衫,头戴“方巾”,见了地方长官不必像庶民那样跪下来叩头喊青天大老爷了,而只需远远的拱一拱手叫老师即可。

  更重要的是有了纠纷不必到衙门起诉、应诉,可以委派自己的家人代理出席;即使被控有罪,一般也不能随便抓来审问,动用刑讯就更不可能了,须要要报省的学政批准,即使犯罪也不受体罚,不挨板子,本朝一直有“例难决”这样的说法,秀才只要拿钱赎罪就行;平时还可以求见县官,递两指宽的“治生”帖子进去,即使见不到长官,但至少也和长官多了个联系通道。

  你说谁家里以后没有个事呢,而叶长青别的不说,光一条可以直接求见长官就够了不起了,一般平民老百姓还好,但那些财主、富户哪能没有个纠纷,扯上什么官司,到那时还得靠叶长青给县太爷走个关系递个话呢,他们这也是花钱买个保险。

  这都说明叶长青现在已经跨入士人阶级了,和他们这些乡野村人不同了,而他也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乡野小子,哪些礼能收,哪些礼重了要退回去,他心里也跟明镜似的。

  然而本该更加高兴的叶家人,却没有人笑得出来,因为家里少了叶桃啊,他们此刻收获的喜悦和荣誉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尽管如此,叶李氏还是做主花钱割了几斤肉,请了村里人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感谢他们这些年来默默的支持与付出。

  听闻喜讯,就连和叶杏定亲的那户老实的庄稼人,也是迫不及待的想把喜事办了,把叶杏接了过去,好像生怕叶家会反悔似的。

  看着叶杏穿着红色的嫁衣上了花轿,叶长青的才缓缓吐了口气,露出会心的笑容。

  办完这些,叶长青就和李海一起去了李夫子家,奉上他辛苦这些年的谢礼,正好碰到了县太爷在和李夫子喝茶。

  刚放下茶盏的县太爷见叶长青两人都是一表人才的少年秀才,笑着将他们培养出来的李夫子就是一顿歌功颂德。

  李夫子就不禁得意的翘起了嘴巴,抬手扶了扶胡须。

  县太爷难得今日空闲,于是便也来了兴致,考校了两个年轻人的学问一把,只是两人都是对答如流,侃侃而谈,十分优秀。

  县太爷摇头晃脑一阵后,就看着叶长青感叹道:“你这会作诗可比当年有灵气多了。”

  叶长青不自然的就想起,县试那会他在他身边看他卷子时,那一闪而过的皱眉,不禁在心里默默叹气,你那微微一皱眉,可真贵,让我多付出了一年的时光。

  叶长青离开李夫子家,就去了县里王老爷家,这次很顺利,果然中了秀才就是不一样,只要递上帖子,就会被恭恭敬敬的请进去。

  叶长青怀揣着十两银子见到了王允礼口中的王四老爷,他以为如今他也有些底气在他面前说话了,当初叶枣只不过被卖了一包谷子,如今他便舍了身上仅有的十两银子,应该能将她换回来了。

  没想到那王四老爷听完他的话后,双目一横就怒视他道:“你说什么?你想要赎走我的女人,凭什么,进了我们王家的门就是我们王家的人了,我们王家难道还差那十两银子了。”

  “当初卖人的时候可没说不能赎回,王老爷我姐姐这辈子也不容易,你就通融通融,让她跟我回去吧。”叶长青的声音低了几度,讨好的说道。

  “可当初也没有说可以赎回啊,她现在王家不知道比你们叶家过得好多少,你也别瞎担心,我自是不会亏待她的。”

  王四老爷敷衍的说着就端了茶杯送客。

  叶长青狠揣着拳头,脸色阴沉,王四老爷说的好听,可他院子里的小妾姨娘不下一二十人,又如何做到每个人都不亏待,他之所以不放人不过是仗着京里有人当官,胡作非为罢了。

  出了叶家他一路往回走着,白皙瘦弱的手掌已经被他戳得斑斑血迹,为什么他还是救不了她们?难道一定要考上进士当了官?

  他可以一步步慢慢来,可是她们等的起吗?

  回到家他就开始收拾行囊,看着注视他的叶富和叶李氏,他走过去牵起他们的双手握在手心,沉声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穿到每个世界考科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两看相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看相厌并收藏穿到每个世界考科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