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葛羽救下来的二百多个奴隶之中,其中有一个身形看起来特别魁梧强壮的,每次都是他带头说话,而那些奴隶也大多都是看他的脸色行事,这些葛羽全都看在了眼中,于是便将那魁梧大汉招呼到了自己屋子里,让玉竹在门口盯着。cgshuwu.com

  “大人……您单独找我有什么事情?”那个汉子个头儿足有两米多高,体重至少是葛羽的两倍,葛羽站在他身边就像是一个小孩儿一样。

  不过修行这件事情,并不是比个头儿的,葛羽想要对付他,也不过是动动手的事情。

  “坐吧,坐下来说话。”葛羽笑眯眯的说道。

  那大汉有些胆怯的看了一眼葛羽,摇了摇头,说道:“贱奴不敢。”

  “坐下吧,是我让你坐的,我这里没有那么多规矩。”葛羽坚持道。

  那大汉这才战战兢兢的找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半拉屁股靠在凳子上,都不敢坐实了,明显是有些紧张,别看眼前坐着这人个头儿不是很高,那可是三掌拍死虎敛,同时干掉了三头牛甲兽的猛人,这大汉对葛羽是又敬又畏。

  坐在那里眼睛都不敢看向葛羽。

  “你叫什么名字?”葛羽尽量看起来温和的说道。

  “贱奴叫吾鲁。”那汉子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你们是隗仓族从西荒捉拿回来的吧?是哪一个族群的?”葛羽又道。

  “没错,贱奴就是从西荒黑狐族的被捉来的。”那汉子连忙答道。

  “我听少主说,你们是犯了死罪,才会被带到了这里为奴,不知道你们是犯了什么大罪,才会惹怒了隗仓族?”葛羽又道。

  “禀告主人,其实我们也没有犯什么大罪,我们黑狐族生活在西荒一处贫瘠之地,族内有三四千人,四周都是黑松林,在我们黑狐族那边盛产一种野兽叫做黑狐,皮毛鲜亮,做成黑狐裘子最是好看,我们这个黑狐族都靠打猎为生,按照规矩,每年都要给隗仓族纳贡一百多张黑狐皮,可是连年上贡,我们那一片的黑狐越来越少,今年隗仓族的人突然给我们要三百张黑狐皮,这我们哪里能打那么多黑狐,本来这小东西就十分机警,很难捕捉,结果到了日子,我们整个族群就只凑够了一百多张黑狐皮……”

  “隗仓族的这些人不讲道理,一听说我们没有凑够黑狐皮,就要杀我们族长,我吾鲁就带领大家伙将我们族长救了下来,反抗了一下,结果隗仓族就大兵压境,杀了我们不少族人,将我们族内的二百多人全都活捉了,打算在隗仓族处决,还要将我们的人头挂在城墙上。”

  “这会儿正好赶上隗仓族斗兽节的日子,隗仓族的那些人便说要我们去参加斗兽,只要能活下来的人,就可以免于一死,甚至还可以加入隗仓族的户籍,成为隗仓族的战士,贱奴一想,反正都是一死,还不如搏一把,说不定能活下来……可是……可是那些隗仓族的人根本不想让我们活,他们竟然放出了虎敛和牛甲兽,那虎敛三五十人说不定能活下来那么几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玄门妖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紫梦幽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梦幽龙并收藏玄门妖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