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来,叫爹……”

  符景烯面上总一副嫌弃福哥儿,但其实对他却非常疼爱。他自幼爹不疼娘不爱,不想让孩子也有这样的经历。

  清舒进屋正巧听到这话,不由莞尔:“六个月不到就会叫爹,你当我们生的是个精怪啊?”

  符景烯笑着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不若教下儿子说话。现在不会说,等过两三个月就会说了。”

  清舒笑着说道:“九个月会叫人的孩子屈手可数,我家福哥儿估计没那么早。”

  “还有,你可别拔苗助长啊!”

  符景烯笑着将福哥儿放到床里边,等清舒坐下后问道:“邬易安跟你说了什么?是不是京城出事了?”

  “嗯,京城出事了,你这么精的应该猜得到是什么事吧?”

  符景烯很随意地说道:“太孙第一个拿来开刀的肯定信王,第二个是高首辅。按照时间算,信王应该已经被软禁了。”

  高首辅在朝中根基虽然不算厚,但也有不少党羽。动了信王已经引起朝堂震荡,高首辅肯定要等过些时日再动手了。

  “为什么是软禁,而不是被关进天牢?”

  符景烯看了一眼清舒,好笑道:“皇帝夸赞太孙至纯至孝,这才将他立伟储君的。信王也是他的叔祖,太孙要将他关进天牢或者刑部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清舒听到这话,沉着脸说道:“这么说信王很可能不会被处死?”

  景烯摇头说道:“不,恰恰相反,这次信王一定要死。不杀了他,又如何震慑得了朝臣以及地方上的官员。”

  地方上的吏治腐败由来已久,想一次性整肃是不可能了。而且太孙刚刚掌权也不会有太大的动作,最多就是将信王的人手铲除干净。

  清舒问道:“皇帝昏迷很可能再醒不过来,谁能要他的命。”

  “放心吧,皇帝没那么容易死的。当然,皇帝若是就这么死了更好,太孙登基为帝很多事做起来也方便。”

  听到这话,清舒不由问道:“太孙能治理好这个天下还老百姓一个吏治清明的太平盛世吗?”

  符景烯一脸笃定地说道:“以太孙的能力肯定能做到,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他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遂说了其他的事:“之前不是说舅母的预产期是六月底吗?怎么现在还没消息。”

  清舒也发愁了,说道:“不知道啊,这都推后快半个月了。孩子往后推很寻常,但也没有往后推这么长时间。安安都急得不行,还想回去看看呢!”

  符景烯说道:“她想回去就让她回去,多带些护卫就行。太孙如今已经掌权,京城不会出乱子的事。”

  清舒嗯了一声问道:“那我们呢?什么时候回去?”

  “太孙只给我半个月的假,我们过几天也回去。”符景烯拉着清舒的手说道:“这次回京我应该能升两级,等升上去后我就给你请封诰命。”

  清舒愕然,半响后说道:“升两级,你确定?”

  符景烯笑着说道:“我拼着命将太孙护送到保定府,别说升两级,就是连升三级别人也没话说。”

  虽然那只是个替身,但对世人来说他保护的就是太孙本人。

&em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家有悍妻怎么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六月浩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浩雪并收藏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