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微信搜索 “看书神站” 防丢失,点关注 不迷路!

    顾念收回目光,不想跟迟以恒讨论这件事,便说:“迟老师,我现在还在工作,不能多聊。<a href="https://</a>

    “好,我给你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一声,你父亲的事情,我已经在查了。”迟以恒说道撄。

    “多谢,等我忙完了,请你吃饭。”顾念微笑道。

    许诚毅在楚昭阳身边低嗤了一声,小声说:“那个迟老师,叫迟以恒。实际上只有28岁。听顾念的语气,跟他可不像只是单纯的师生那么简单。楚先生,你早晚会发现我说的是对的。”

    “啪!偿”

    楚昭阳突然将笔记本盖子合上,拿着笔记本便起身离开。

    顾念不知道许诚毅跟楚昭阳说了那些话,再回头的时候,只看到了楚昭阳的背影。

    顾念有些心不在焉的跟迟以恒说着话,后来迟以恒具体说了什么,顾念也不清楚,最后找机会跟迟以恒道了再见,赶紧挂了电话。

    楚昭阳都不在了,他们自然也回屋休息。

    为了能够不放过任何响动,许诚毅并没有关卧室的门。

    客房中没有洗手间,顾念去了客房旁边的洗手间,洗漱好,就要回房休息。

    开门,却直直的撞入一堵硬实的胸膛。

    抬头,就见楚昭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正堵着。

    走廊上没有灯光,让他半隐于黑暗之中。明暗交错的光线罩在他的脸上,五官随着光影而更加的深刻立体。半隐于黑暗中的修长身体带来的压迫感却更强。

    冷沉沉的气息自他身上扑面而来。

    顾念来不及多想,面对他,大脑总是运转的慢上好几拍。

    她以为他是要来用洗手间的,便后退侧身想要让他进来。脚步往后迈的时候才想起来,他的卧室里应该是有洗手间才对。

    可念头刚起,他长臂伸过来,直接揽住她的腰。顾念便直接被他揽进了怀里,密实的贴着他,严丝合缝。

    她轻呼一声,下意识的挣扎,楚昭阳单手就将她整个人托了起来,往洗手间内走。

    脚尖一勾,门便在他身后关上。

    “楚昭阳!”顾念吓了一跳,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这么冷气沉沉的进来,一句话不说就抱她,这……这是打算干什么!

    话音刚落,人就被他放到了洗手台上坐着,他朝她逼近,步伐深重的走入她的两膝之间。她的膝盖正好紧贴着他两侧的腰,动作说不出的暧.昧。

    她整个人都被他困住,两条腿也没了自由,就是想跑都跑不了。

    “楚昭阳,你……你干什么啊,你让开,放我下去。”顾念慌张的说道。

    谁知楚昭阳非但不让,反而倾身凑了过来。

    顾念紧张的往后躲,一直到后脑都贴到了墙上,楚昭阳才在她面前停下,鼻尖儿几乎要碰到她的鼻尖儿了。

    顾念紧张的垂眼,看到他英挺的鼻尖和薄烫的唇,他鼻端的呼吸烘烫在的唇上,让她双唇不自觉地颤抖。

    他的呼吸都带着薄荷的味道,紧张的她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顾念偏开头,垂眼不敢看他,只敢望着他身后的空气。

    怕被许诚毅听见,本来他就对她有偏见,如果看见了,还不知道要被他怎么误会。

    “你先放开我,许……许诚毅的房间还开着门呢,被他听到了不好。”顾念紧张的说道。

    她偏头,楚昭阳烫人的呼吸就尽数洒在了她的脸颊和耳根上,紧张的她上下牙都打颤了。

    楚昭阳垂眸看着她因偏头而露出的一侧颈项,线条修长优美,白皙剔透,隐隐还能看到白皙肌肤下带着浅淡青色的血管。

    他凑近,鼻尖几乎要碰到她莹润的耳垂。此时她别说脸上通红了,就连耳朵到颈子,都红的滴血。

    “关门就行?”楚昭阳垂眸,哑声问道。

    说话间,呼吸全都洒到了她的耳垂与颈子上。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顾念慌忙地说,后悔自己刚才偏过头了。

    现在他几乎就埋在自己的颈项里,让她都没办法把头偏回来。

   &ems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请叫我邪灵道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夔不怜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夔不怜蚿并收藏请叫我邪灵道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