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白玉纯被突然凑过头来的秦明吓了一跳,脸颊绯红一片,道:“你、你不是走了吗?”

  秦明笑说道:“哈,瞧你这样子就知道有话,今天怎么了?这么吞吞吐吐的?直接说吧,是不是学校又有什么关于我的恶评?”

  白玉纯想了想,说道:“嗯,好像有学生联名要求将你退学。”

  秦明眉头一挑,他这几天不就忙了点,翘了几节课而已,怎么就要被人要求退学了?

  白玉纯解释道:“不过学校没有受理,好像是因为那些人故意捣乱,说你私生活混乱,影响学校声誉。”

  秦明眯起眼,怎么自己突然就私生活混乱了?

  不过,要是他给沐家做上门女婿的事被捅出来,那就真有点混乱了。

  但没办法,自己挖的坑,再苦再累也要埋完。

  秦明说道:“不要在意,他们都是凑热闹罢了,马上就考试了,热度很快就过去了。”

  白玉纯点点头,又忍不住问道:“那、那聂小姐真的病了?”

  秦明咧咧嘴,道:“还不能完全确定,她还在外国治病。我相信她一定会没事的。”

  白玉纯抓着手,又问道:“那、那你们分手了?是真的吗?我看校网上,有人贴出一些娱乐杂志的报道。”

  严格来说,秦明确实是被甩了。

  但秦明觉得只要聂海棠没有病,他们还是能顺利在一起的。

  只是现在他没有接到聂海棠的任何信息和电话,寰宇世纪集团eu分部的下属们,还没有找到聂海棠的行踪。

  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白玉纯见秦明沉默了,心想果然是那样,她急忙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我想,一定是聂小姐不想连累你,才忍痛跟你分手的。毕竟癌症很难治。”

  秦明心中一动,没想到白玉纯如此善良,反而安抚他了。

  他摸了摸裤袋,把那天聂海棠留下的信拿出来,道:“你猜对了。虽然她是因为生病来的缘故才离开我的。但其实……”

  白玉纯一瞧聂海棠留书的内容,水灵的大眼眸迸发出一股希望的神光,秦明后面的话,她完全听不进去了。

  聂海棠跟秦明分手了,那她的机会不是来了吗?

  这是她目前得到的最大的信息,也是她一直想问的问题。

  白玉纯咬着嘴唇,望向秦明,心道:“虽然很同情聂小姐的病,但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现在秦明正是伤心的时候,会不会更加容易注意到我呢?”

  她心里盘算着:“我这么土……他的两任女朋友都是城市女孩,我要不要把最近打工挣的钱换一些衣服?”

  她懊恼的狠皱了一下眉头:“今天真倒霉,又让他看见我倒霉的样子,手上全都是单车链的机油脏死了,啊……等下还要送外卖,不能跟秦明多聊几句。”

  秦明说了一堆,感觉白玉纯表情越发的焦躁着急,没有听他说话呢。

  他突然想起,人家正在打工送外卖呢,他这过来拦着人家说话,碍着她工作了。

  秦明想到这一层,不禁有些自责了。

  秦明说道:“你这手都是油污,去洗一洗吧,不然送到外卖人家也不要哦。我帮你送吧。反正我也熟门熟路。”

  白玉纯急忙道:“诶?那怎么行。你都帮我把车修好了,怎么还麻烦你。”

  秦明拿过自行车,道:“行了,你跟我谁跟谁呀?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啦。你等下也在这里等我,我很快送完的。”

  秦明骑着自行车,飞快的去送外卖。

  六份外卖,三份男生宿舍,三份女生宿舍,倒是不算多。

&ems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全球首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秦明李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明李梦并收藏全球首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