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宁什么也没有说,与良心无关。即便他从纳戒里将靳无双的尸体拿出来,再让叶晨找几个高手陪伴,进入红森原,将夏有亮的尸骨挖出来,也改变不了未来任何事实。

  别看叶晨很赏识自己,这番话看似说后方的消息,实际上已经在点拨自己。

  但只要自己“不识相”,弄不好连叶晨都会主动将自己给卖了,还能卖一个好价钱。

  江宁缄默,一会儿说:“谢城主关爱,若是中使来了,问什么我答什么,不问我则不答,也尽量地说得客观一点。”

  “也用不着着相,你只是运气好,在这件事上,你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人物,不会有人关注你。也正正好,朝廷下令,历城增置二十营官兵,夏掌门也替你将修炼问题解决了。本官回去后,拿一些丹药与元石,让你义兄带给你。这段时间你继续潜藏在这里,顺便努力修炼,争取突破半步先天。风声过后,本官让你担任历城卫一名押管。”

  押管负责看管监督历城卫后勤仓库的小武官,但是真正的职官。

  “谢城主,属下还有一句话要说,石梁山被伏击,固然敌人很强大,然而我扭头看到的一幕,两营历城卫是一触即溃,连一个像样的反击也没有。兵贵在精而不是贵在多……”

  月朝官兵不是义务兵,各州府郡,需要担负将士的粮草、器甲、车马、房舍衣被、以及薪饷,普通士兵薪饷不多,不过队长以上的将领,还要支付他们一些修炼资源,外出执行任务时有奖励,重伤牺牲者又有抚恤,不然谁会替朝廷卖命?

  一般情况下,朝廷不会出这笔钱的,多是由各地方用税务来担负。

  士兵不是不强,能进入军中的,都是经过再三挑选的身强力壮的男丁,若是地方官兵数量少,财政情况良好,朝廷优待,不抽走大量税务,就会有足够的财政训练出一支精兵,反之则反之。

  历城卫原先有十九营官兵,其中也有一些先天期以上的好手,比如刀寒青在他那一营中,若是以修为排名,只能排在三四十名之间。原因也简单,这些官兵不事任何生产,除了偶尔外出执行任务以及一些战术性的训练外,余下的全部给放在修炼上,并且每一营都会代城主府,向士兵传授讲解一些适合军队的功法与战技,不一定是玄修,也有一些体修,当然,皆是比较低级的流传很广的功法。若是资质出众者,会立即进行提拨,进行重点培养,不过品家制度诞生后,普通家庭子弟上升空间越来越小。

  但十九营历城卫除了这些少数好手外,余下的普遍性地都很差,有的还不如修炼卡顿才十七岁的江宁。

  这个原因更简单,历城位于边塞,地形相对封闭,人口也不算多,出产更谈不上丰盛,加上品家会有一些减税免税的政策,因此税务收入不高。

  历城还有一些官方的产业,可同样的,收益也不大好,有的产业还出现了亏损。

  然而历城必须养活很多人,官员、胥吏、衙差、衙役、各种杂役,再加上十九营官兵,于是财政一直很紧张。没有充足财政的支持,上哪儿练出一支强大的军队?

  十九营官兵都如此吃力,再增置二十营官兵,到时候弄不好连薪饷都发不起。

  因此刀寒青前面说了,江宁脸色变了一下。

  他对月朝没有多少好感,对历城也没有什么感情,除了少数几个人,想一想这些年在历城的遭遇吧,让他如何热爱这片土地?

  不过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石梁山伏击战越来越扑朔迷离,背后的真相,恐怕江宁一辈子也休想知道了,然而万一有危机出现,有一支强大的军队,与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那是两样的,特别敌人可能是一群凶残的荒族与魔修。

  “刀寒白,你多虑了,”叶晨笑了笑,他眼中又露出欣赏。换一般的普通人,能想得到吗?

  “这次朝廷不仅让历城增置二十营官兵,据我所知,周边各郡,皆下令,让他们增置官兵。至于供养问题,朝廷已经下令,从内腹各州就近抽调各种物资过来,协助各郡保障各营将士的供给与消耗。”

  “看来我是自做聪明……城主,能否准许属下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江宁将盖窑洞的事说出来,这不是在家里翻修房子,后山也属于公共地,江宁只是一个伪品家子弟,想要挖山凿洞,修建窑洞,必须要经城主府同意。

  “为什么要盖这个窑洞房?”

  江宁又将原委简略说了一遍:“属下也能买一个房子,不过离得近,我与大哥能相互有一个照应。”

  “那个老妇当年反对刀卫将的婚姻,也不无道理,你的那个义母除了长得漂亮,其他方面,是一无是处。”

  性子不行,没有修炼天赋,智商似乎也不大中用,娘家寒微还不争气!

  然而江宁不是这样想的,作为一个男子,大多会喜欢性格温柔的女子。

  像姜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化仙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午后方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午后方晴并收藏化仙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