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听到,听得懂,能理解,真的很关键,不然像现在这样,一个修徒,能做什么?

  江宁连说了好几遍,剑尖没有任何动静。

  江宁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开始观想,吸纳灵气。

  他和李婶护送着刀承保回历城的半路上,江宁七岁那年,便开始偷偷修炼。也就是江宁在修徒这一境界上,等于困了十年之久。虽然境界始终没有突破,但基础很是扎实。

  小灵室锁上,多少还有一些灵气逸出,至少远比他宅子后面的小山上充沛。

  随着他行功,一股细小的芽头迅速在经络里流动,渐渐到达胸口处。以前,灵气皆是到达胸口处就忽然消失的。

  叶城主都没有找出原因,夏有亮找出来了,并且前天晚上,剑尖自己儿出现了。

  能不能成功,就在此一举。

  芽头继续顺着经络向下运行,到了胸口,过了胸口……

  片刻后,灵气渐渐消失,并没有到达地门穴,但这很正常,必须“磨掉”功法运行的经络里的杂质,芽头才会渐渐抵达地门穴,再将地门穴冲开一道缝隙,才能进入半步先天这一境界。不可能一锹挖出来一个金娃娃,中间必须有一个修炼的过程。这些灵气也不能说是消失了,它们在研磨经络杂质时,同时也在淬体。芽头经过的路线越长,粹体的效果也越显著。

  江宁欣喜地站了起来:“谢谢你啊,剑兄。”

  他又苦笑起来,原来解决的方案如此简单,却让自己困惑了数年之久。江宁没有继续修炼,而是站起来,肚子咕咕直叫,得出去找一点吃的。

  他走出了山洞,转悠了很久,结果让他失望。

  这片山区,不乏飞禽走兽,不过以他的修为,无法捕猎。山下小溪里也有鱼,手中没有工具,也捉不上来。

  饥肠辘辘之下,他来到了刀家堡,然而看着高高的堡墙,想了想,又离开了。

  重新来到野外,江宁忍着饥饿,想了一会,砍下一个坚固的树桠,用树桠做挠钩,又砍下一些古藤,剥下藤皮,搓成绳子,系在树桠上。

  他提着这个简易的“挠钩”,向历城奔去。

  来到城墙前,不过他的修为远不及刀寒青,又不是真正的挠钩,扔了二十多次,才将树桠扔到城墙墙垛后面。但它不是真正的挠钩,爬到一小半时,树桠打滑,江宁也掉了下去。

  连续试了好几回,才爬上城墙,上城墙困难,下去就容易了,江宁找了一块松软的地方,跳了下去。这时已子夜时分了,历城也有夜生活,但只有一些“特殊的地方”才有夜生活,即便这些地方,到了这时候,同样也冷清了。

  江宁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无声息地来到如意酒肆。

  如意酒肆雇佣了几个伙计与一个厨师,其他人在城里都有家,晚上酒肆关门后会回去。不过除了李婶外,还有两个伙计会在如意酒肆留宿。

  他们有着一些荒族血统,虽然荒族血统不重,然而他们的毛发要比正常人稠密,因此江宁替他们取了两个名字,大毛、二毛。

  原来两人是两个小乞丐,江宁看他们可怜,那时他又正好刚买下了如意酒肆,便将他们收留下来。至于他们父母是谁,谁也不知道,反正如意酒肆,食客人来人往的,这么多年下来,也没有人上门来认亲。大毛二毛自己的说法,他们原来是两个遗婴,被一个老乞丐收留了,几年后,老乞丐也死了,他们同样做了乞丐,幸好江宁收留了他们,才让他们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

  这两人也是可信的。

  现在酒肆早就关门了,酒肆后面有两个小跨院,前院住着的就是大毛二毛,李婶住在后院。其实前院后院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说法,两个院子还没有巴掌大,中间隔着一堵墙,就分成了所谓的前院与后院。这堵墙也是必须的,毕竟大毛与二毛也渐渐长大了。而且后院也不是李婶一个人住的,有时候李檬也会回来睡觉。

  江宁跳进后院,敲着窗户:“李婶,开门,开门。”

  叫了几声,李婶醒过来,问:“谁啊。”

  “是我啊,刀寒白。”

  “白少,你不是随大军外出公干了吗?”

  “是啊,出事了。”

  一听出事了,李婶匆匆忙忙地穿上衣服,点亮油灯,将门打开:“白少,这是怎么啦?”

&ems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化仙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午后方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午后方晴并收藏化仙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