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行厉真够狠的。

  明月变成这样子,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省得他日后头疼。

  明一源用湿毛巾敷脸,咬牙切齿道:“这该死的沈安安!”

  要不是她,他女儿也不会被货车撞!

  要不是她,明雪也有机会和陆行厉结婚!

  千错万错,就不该有沈安安这个人!

  明一源将仇恨全记在沈安安身上,他不会蠢到现在就报复沈安安,陆行厉要护她,他就拿沈家,沈玉良开刀!

  当晚,陆朝元就知道明月出了事。

  他一再叹气,之所以让明月走,就是知道她落在陆行厉手里,不会有好结果。

  没想到,陆行厉还是知道了。

  “老爷子,要叫大少爷来吗?”斐尽问道。

  陆朝元摆手,不想去问了,“没必要了,事情已经发生,只能怪明月自己,生了歹念,惹了不该惹的人,以后不要再提这个事情。”

  斐尽明白。

  陆朝元又问:“还活着吗?”

  “活着。”斐尽肯定。

  陆朝元颔首,明月也罪不至死。

  他让斐尽出去,自己歇息。

  盛安安是在第二天早上,看新闻的时候看到了明月的新闻。

  她的直觉告诉她,是陆行厉。

  她去找陆行厉,一开门就看他端着一碗汤过来。他挑眉:“去哪?先把汤喝了。”

  盛安安愣愣的跟着陆行厉,重新回到房间,她望着那乌鸡碗汤,心情复杂。

  “你知道明月昨晚出车祸了吗?”她问。

  “知道,我做的。”陆行厉一脸的风轻云淡,“快喝汤,等下要凉了。”

  盛安安哪里有心情喝?

  她抬手就扇了他一个耳光:“你神经病啊,她是条人命!”

  “她要害你!”陆行厉极其冷漠道,“她是人命,你就不是吗?她这次是杀人未遂,下一次呢?你有几条命让她害?况且,她没死,我只是给她一个教训!”

  “你知道是她做的,可以把她交给警方啊!”盛安安道,“你没必要做这种事,她会坐牢的。”

  陆行厉却不知悔改,还笑了下。

  盛安安怒极,挥手就要打他,他一手就抓住,将她拉入怀里,低声道:“我真好奇在你眼里的世界,是有多美好?你总把善恶分得那么清,你太美化人性了,我既喜欢又担心,担心你会像现在,无法接受。”

  “可我要告诉你,她不会坐牢的,她会找人顶罪,会花钱找关系,就算真的判刑,最后在里面坐牢的人,也不会是她自己,她还会千方百计再来害你,更想你死。”

  盛安安摇摇头,不想再听了。

  “我这样做,也是杜绝后患,明家的人知道你不好惹,就不会再找你麻烦,明月吃了这个大亏,也没有胆量再出现,你是安全的。”他亲吻着她手心道。

  盛安安羽睫轻颤,眼眶湿了:“那你跟她有什么区别?”

  “是她对你先动手的,她不该打你的主意,既然她敢,就要付出代价。”陆行厉冷血无情道。

  盛安安默默流泪,陆行厉知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陆先生,爱妻请克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君子来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子来归并收藏陆先生,爱妻请克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