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瑶茵一听几人这样问明显发现事情有些异常。

  她背对着宋淑云,让宋淑云没有办法看到她的表情。

  不过只从背影上,宋淑云也看出了很多问题。

  汪父这时候笑的很热情,连忙点头。

  “对对对!大半夜的真是麻烦你们了!”

  为首的男人扯出了一个跟他形象十分不相称的微笑。

  “不麻烦,应该的!这两位就是您电话里说的那两个女儿是嘛?”

  汪父点头。

  “是,就是她们俩!”

  宋淑云歪了歪头,把自己从舒瑶茵的后面暴露出来。

  男人见到两人一模一样,不由的露出了些许的兴趣。

  舒瑶茵下意识的吞了下口水,刚想要说什么,男人立马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两人,一句废话没有,直接扣动了扳机。

  汪父站在他一边,当时就慌了。

  “你这是……”

  舒瑶茵当场中枪,一根麻醉针直接扎在舒瑶茵的胳膊上,舒瑶茵吓得一声尖叫,白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汪父这时候已经扑倒那男人胳膊上。

  “你这是干什么?”

  男人一脸迷茫。

  “我控住住她们啊!万一她们是什么危险分子呢!”

  汪父表情不太好看。

  “那你怎么没提前说啊?”

  男人更无辜。

  “你打电话的时候咱们不是说好了嘛?还问过你女儿有没有过敏史来着!”

  汪父被他这么一说,记忆这才回笼,站直身体拢了拢自己有些凌乱的衬衫。

  之后男人也尴尬了,看着已经知道一切的宋淑云,一时间不知道这一针打不打了!

  宋淑云清了清嗓子!

  “那个,我自己可以配合的,你就说你们准备怎么做吧!”

  几个男人都有点不好意思。

  这时候都上前把舒瑶茵拷了起来,然后拿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手提箱,打开之后拿出了一堆工具,对着舒瑶茵的脸一顿操作。

  操作很是精细,显然不想伤害舒瑶茵。

  宋淑云就抱着肩膀在一边看,根本没有自己一会也要经历一遍这样流程的自觉。

  很快,这几人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舒瑶茵瞬间就变回了自己的模样。

  对此,宋淑云只想呵呵呵!

  这人还以为有了汪小雨的血液样本就能装成汪小雨呢!

  也太小瞧汪父这人了!

  见到她一个回合都没走过就被人扒了马甲,宋淑云便对打死凶灵的事情有了绝对的信心。

  舒瑶茵已经暴露出来,接下来就到了给宋淑云验明正身的时候,结果自不必说。

  验明正身以后,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

  那人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开始对舒瑶茵冒充汪小雨的案子展开调查。

  正常应该一进门便证明自己的身份,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不过汪父和他们在电话里沟通过,让才把这个过程安排在了识别出真正的汪小雨之后。

  处理好舒瑶茵,他们几人分别跟宋淑云汪父和家里的一堆佣人了解了一下情况。

  其中宋淑云更是知无不言的样子,从汪小雨之前对潘远有好感,说到发现潘远和舒瑶茵的事情,又说到了潘远那时候的异常,上个月救下了徐艾艾和发现山脚下的墓陵。

  之后就是自己做噩梦啊,遇到了一个奇怪的老道啊,潘远神经啊……

  一说说到不经常回家的父亲终于发现了女儿的异常,找来个马大师跟着看看。

  那些人一直记录着,说到马大师的时候,还问了几个有关于马为的问题,宋淑云心中也早有应对,回答的刚刚好。

  不过对于自己和马为拿了墓陵里面东西的事情却没有说,为此,等到这些人离开以后,宋淑云还给马为打了电话暗示了一下。

  马为这人老实不假,但也不傻,一听就明白了宋淑云的意思,等到这些人过来问话的时候,也跟宋淑云说的差不多。

  这个案子因为涉及到了献祭一事,结果可大可小,那面也比较重视,通过了宋淑云的口供和在山脚下墓陵存在的虚影很快就确定了一些涉案之人,天还没亮就全都抓了起来。

  他们在老道那个小别墅里发现了许多禁忌阵法。

  也是巧了,老道昨天受了伤,晚上正在别墅里养伤呢,就被人给端了!

  不止是他,别墅里还有几个人也一起抓了回去!

  潘远自然也没有落下。

  天亮以后,徐艾艾醒了过来,也被这些人马不停蹄的一通询问,结果都差不多,不过徐艾艾还说了自己在墓陵外面的时候听到了舒瑶茵和潘远要去假扮汪小雨的事情,又说了潘远和这些人是一伙的,几次骗自己过去送死云云。

  她的情绪有些激动,一直到宋淑云出现才好一些。

  徐父在一边听着徐艾艾的讲述,气的够呛,那态度,把一边淡然汪父映衬的很是无情。

  他听说潘远被抓起来,更是生气。

  徐艾艾一只手的手筋已经断了,又因为接的晚了几个小时,以后恢复起来很很麻烦。

  更别说她的手上还留下了许多触目惊心的疤痕,以后说不定都要带着手套生活!

  潘远这人还没有成年,就算是伤人,也判不了两天,徐父的愤怒可想而知。

  宋淑云也不太高兴,她原本想着把潘远献祭了呢!如今这个小世界她不够了解,用汪小雨的身份杀人终究会有隐患,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这么做的。

  可如果潘远最后只被不轻不重的判了三个月两个月,那意义就不一样了!

  这可是直接影响到了宋淑云正常的任务进程啊!

  不过这些也不是宋淑云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能左右的,她只能默默的看着潘家徐家互相博弈,汪父在里面推波助澜。

  汪父也很是恼怒潘远的行为,不是因为汪小雨是他的女儿,而是因为现在这些大爷都是付费查案的,汪父要给这些人掏出不少钱去!

  不过好在这些人业务能力杠杠的,两天时间已经把大大小小涉案人员全都抓了起来。

  用了好几天的时间,一翻审问之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快穿之守灯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虚度的爱情年华只为原作者薰衣草草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薰衣草草包并收藏快穿之守灯灵最新章节